看我怎么c你的 叫出来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

2021-10-29 16:45

啪!
陆谨行推开阳台落地门冲进去,房间内空空荡荡,没有人影。
“姜久!”陆谨行抿起唇,看到放在床上的手机。他转身又往房间其他地方找过去,依旧没有发现。
须臾,男人从里面打开房间门。
守在外面的几人看到门打开,立刻跑上前,“姜总没在房间吗?”
陆谨行沉着脸。
前方走廊中缓缓走来一道身影,姜久穿着T恤短裤,跑步跑的满头大汗,远远看到自己房间外面都是人。
“出了什么事?”
大家看到来人,一瞬间瞪大眼睛,“姜总,您没事吧?您怎么不接电话?”
“我去跑步了,忘记带手机。”姜久看眼众人,意外的发现站在中间的陆谨行。
男人目光一沉,转身走上前,“这种时候闹失踪很好玩吗?”
谁闹失踪了?姜久冷下脸,面前的男人再度开口:“一个小时后竞标开始,希望你们不要迟到。”
话落,陆谨行绕过姜久的肩膀,径直走开。
靠!
姜久气的不行,她是心里压力太大才去跑个步,运动一下缓解。他这是发什么脾气?她玩不玩失踪跟他有关系吗?!
“姜总,标书已经准备好了。”有人说了句,瞬间拉回姜久的思绪。
“我二十分钟后下去,你们先准备。”
“好。”
眼见姜久没事,其他人也都离开,回去进行准备工作。不多时候,姜久带领团队几人,准时到达竞标现场。
上午十点,娱乐城招标会准时开始。这次招标的主办方薛老先生到达现场后,四周顿时响起一阵小小的热议。
苏城比邻云市,而薛家是苏城首富,相当于云市的陆家,都是大家族。
薛平老先生走进会场,大家齐刷刷站起身。老爷子今年八十多岁,但身板硬朗,精神矍铄。他单手拄着拐杖走来,经过陆谨行身边时,微微停下脚步。
“薛爷爷。”陆谨行低下头,礼貌的喊了声。
薛平一双内敛的眼睛落在陆谨行身上打量,随后笑了笑,“老陆头家的小子们确实个个长的俊,可惜啊,他走的早了点。”
早些年陆家老爷子同这位薛老爷子有点交情,但并不算深。这件事圈中早有传言,所以这次竞标很多人都认为薛老先生对于陆氏自然早有青睐。
“您坐。”陆谨行伸手扶了把薛老先生,老爷子弯腰坐下,也没在多说什么。
虽说有人情,但生意场中最不缺的也是人情。这次娱乐城的项目,薛家可是很下本的,如果没有绝对的优势,那点人情也不会起任何作用。
薛老先生久经商场,什么场面没见过,他虽然年纪大了,可依旧是薛家的定海神针,他那双眼睛精明锐利,什么小把戏都别想在他眼前糊弄。
这一点陆谨行很清楚,所以一开始他就只关注竞标本身。
大家暗暗叹口气,心中有羡慕也有嫉妒。但娱乐城这块肥肉太大,哪怕明知机会渺茫,也不肯死心,总想要试一试。
姜久看眼那边的状况,倒是没有什么情绪起伏。薛老爷子出名的刚正不阿,既然他出面参与竞标,一定会秉持公平的原则。
竞标大会开始,按照先前抽号顺序,四家集团依次进行竞标书展示。每次展示二十分钟,全部展示完毕后公布结果。
第一家集团标书展示中规中矩,没有明显的问题,但也没什么亮点。只是看到这家的报价后,陆谨行不禁勾了勾唇,眼底的笑容极为轻松。
姜久见到对方的报价时,心里也松口气。她同团队人员交换个眼神,大家也都暗自窃喜。
按照抽号顺序,第二家展示的集团为陆氏集团。陆谨行没有出面,由团队中一人出来讲解。
当陆氏集团整体平面图展开的那刻,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。陆家三少做生意有名的大手笔,这次娱乐城也不例外,只是这次在排场的基础中,竟然还有公益设施。
“娱乐城划分为三大部分,商场购物,休闲娱乐,以及公益免费对外开放的图书馆。”
“这座纯公益性图书馆,将由陆谨行先生个人出资捐助,无限期对外开放。图书馆预计建筑面积五万多平方米,共有六层楼高,其中分为地上四层,地下两层。藏书量为一百万册,提供一千五百个阅览席,同时还提供免费借阅等服务。”
“哇,不是吧。”
“要不要这么大手笔?”
四周瞬间沸腾起来,大家惊叹不已,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公益性图书馆震惊。
椅子里,姜久目光微动,心中也有些惊讶。这些年陆家致力于做公益项目,倒也不是徒有虚表。
前方主办席中,薛老先生笑了笑,显然对于陆氏集团的设计图表示出赞许。
三号出场为霍氏集团,刚刚陆氏集团的展示已经震惊全场,这会儿轮到姜久,其实还是有些吃亏的。
须臾,大屏幕中亮起霍氏集团设计平面图,当大家看到园区内最具特色的那栋建筑时,一下子议论出声。
伴随大家的质疑声,姜久缓缓开口,“娱乐城内除去基础项目,我们还会建造一座扎染博物馆。扎染是一种古老的纺织品染色工艺,距今有一千五百多年的历史。扎染工艺分为扎结和染色两部分,通过纱、线等工具,对织物进行多种形式染色。有一百多种变化技法,各有特色。”
“我们这个博物馆,也是公益性质的。每位游客都能在这里亲身体验到扎染的文化技艺,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这门古老的文化,未来能够世世代代传承下去。”
姜久抬起头,目光望向众人,声音清脆,“我想,无论未来我们的集团企业如何发展壮大,但根基永远都不能忘记。一个集团的品牌其实也像是我们的扎染技艺,需要传承,才能不灭。”
需要传承,才能不灭。
主办方的坐席中,薛平老先生直勾勾看着设计图中的扎染博物馆,渐渐湿了眼眶。
薛家早年的太爷,便是从一间扎染的小作坊起步,慢慢做大做强,后来建织布厂,再后来有了制衣厂,渐渐有了品牌服装,最后成立公司,逐步扩大旗下的领域,直到发展成如今的薛氏集团。
传承这两个字,霎时戳中薛老爷子的心思,自从他上了年纪,就总是担心祖上的这门手艺要被后人丢了。
哗啦!
会场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,姜久微微弯下腰,回应大家的鼓励。
台下的椅子里,陆谨行单手抵着下颚,深邃的黑眸落在姜久身上,不禁眯了眯眼。
她这一招,可以说直中薛老爷子命门,输赢其实已经分了。最后一家竞标集团展示时,早已无精打采。前有陆氏集团,后又有霍氏集团,任谁看都明白,其他集团彻底失去希望。
等到四家集团全部展示完毕,主办方很快给出答案。当大家见到薛老爷子拄着拐杖,一步步走到姜久面前时,顿时倒吸口气。
“你就是霍家的小姑娘?”
姜久站起身,态度恭敬,“薛董事长,您好。”
“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厉害的吗?”薛平语气轻松,眼角眉梢染上笑意,“虽说你们霍氏报价不是最令我满意的,可你把我们薛家的老祖宗都搬出来了,这还让我怎么选嘛。”
薛老爷子谈吐风趣,慈眉善目,几句话逗得全场大笑。刚刚还紧张的气氛,一下子得到缓解。
“如今我们这些老顽固,真是不能小看年轻人。”薛老先生弯起唇,精明的目光在姜久身上打量片刻,又不着痕迹落向边上的陆谨行。
“哪里,是您夸奖了。”
“这可不是我夸奖,是你自己下了心思。”薛老先生淡淡一笑,道:“你愿意花时间动脑筋去研究我们薛家的那段历史,足以说明你是个做事认真的孩子。生意场中,你没有把利益摆在最前面,倒也难得。以后我把娱乐城交给你这样的人,也就能放心了。”
说话间,薛平主动伸出手,抵在姜久面前,“小姑娘,恭喜你。”
虽然已有预感,但真的变成现实时,姜久还是难免激动。她急忙伸出双手,态度恭敬的握住薛老先生的手,“感谢您对霍氏集团的认可,未来我一定会尽最大的能力,把扎染的精神传承下去。”
哗啦——
四周再度响起热烈的掌声,陆谨行抬起头,一步步走过来,将手里的设计图递到姜久面前,说道:“这个图书馆,我会继续捐赠,依旧无限期对外免费开放。”
“哇!”
周围人纷纷惊叹起来,大家没想到,陆家三少输了竞标,竟然还能如此大度的继续捐赠一座图书馆。
姜久也怔了怔,望着男人深邃的双眸,心情莫名。
“我没开玩笑。”陆谨行把设计图放到姜久手里,薄唇微勾,“这次你赢的很漂亮,恭喜你。”
闻言,姜久抿起唇,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接话。这个捐赠的图书馆规模不小,她没想到陆谨行还愿意把图书馆留下来。
既然竞标结果已出,陆谨行也不想多说什么。但他不得不承认,这次姜久的设计确实令他意外,他事先并没有想到去研究下薛家的过往,只是单纯的把这看成一场竞争,看作一单生意。
男人转过身,准备带着团队离开。可他才刚迈步,却被人拦住。
“三少,留步。”薛老先生主动开了口,陆谨行抬起头,只看到薛老爷子满眼笑意,“薛爷爷,您有话请讲。”
薛平眼神微微染上几分笑,停顿片刻,才说道:“看起来陆家未来的继承人,果然继承了陆家以往的霸气。”
“你的设计,我也很看好。”薛老先生面带微笑,语气和善中又透着精明,“娱乐城这个项目很大,其实交给一家集团我也不太放心。这样吧,我决定把娱乐城二期的项目也开放,一起交给你们两家来完成,如何?”
“……”
现场再度响起一片抽气声,事情忽然又发生逆转。大家原本还以为这次陆氏集团要落标,却没想到,事情又出现转机。
“只要您能信得过我们,我们一定可以完成好。”陆谨行目光明亮,眼底有种自信满满地骄傲。
姜久这会儿也不能拒绝,只是弯起的嘴角有些僵硬。说来说去,还是没有避开陆氏集团吗?!
两个小时后,娱乐城竞标的结果对外公布。霍氏集团和陆氏集团共同开发的新闻一报道,霎时这条消息就顶上热搜榜。
不久,薛平老爷子离开度假村。
大家站在酒店门前,目送薛老爷子坐上车离开。未来将近一年的时间里,合并开发这片娱乐城将会成为众所瞩目的工程项目。
姜久带着团队的人也准备离开,她蹙着眉,心情有些无奈。虽然不想与陆氏集团有牵扯,可最后的结果却事与愿违。如果霍氏集团放弃,又将影响未来集团的发展。
滴!
一阵车笛响拉回姜久的思绪,她豁然抬起头,只见一辆熟悉的银色跑车停在她的身边。车窗缓缓降下,车里的男人笑了笑,“恭喜你。”
“你怎么来了?”姜久眨了眨眼,非常意外宋少时的出现。
顿了下,她似乎想起什么,急忙问道:“是不是我妈妈那边出了什么事?”
后面有两辆商务车开过来,团队成员一一走上前。大家看到那辆银色跑车,一个个都八卦的张望。
姜久低下头,神色有些不自然。
车里的男人下了车,绕过车头走到姜久面前,“走吧,我们上车说。”
“我妈妈真的出事了?”
“有点小问题。”
宋少时高大俊美的外表尤其惹眼,尤其他微微勾着唇,眼底含笑的模样,更是瞬间吸引一众目光。
“上车。”宋少时拉开副驾驶的车门。
姜久弯腰坐上车,心里记挂母亲的事情。
须臾,银色跑车发动引擎,瞬间从酒店门前开走。
不远处,陆谨行单手插兜,神色冷峻的站在台阶前。半响,司机把车开过来,男人冷着脸坐上车。从度假村回云市的路况畅通,姜久坐在副驾驶,几次看向身边的男人,“我妈妈究竟出了什么事?”
“是不是很严重?”
宋少时双手握着方向盘,偏头看眼她紧张的神色,薄唇微弯,“不要这么紧张,看你的表情,我都有点不敢说了。”
听到他的话,姜久深吸口气,“好了,你可以说了。”
“昨天张医生告诉我,最近有一种新药上市,但因为刚上市他不敢轻易给伯母用,所以想征求一下家属的意见。”宋少时声音磁性,语气中有种安抚人心的沉稳。看我怎么c你的 叫出来 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
姜久蹙了蹙眉,问道:“那个药对妈妈的治疗会有很大帮助吗?”
“对,会有很大帮助。”宋少时点了点头,“我让人去查过,早上刚收到回复,那个新药确实效果不错。但会有些副作用,不过也是因人而异。”
姜久叹口气,神色变的黯然。她见过母亲发病的模样,真的很可怕。可如果那药有什么副作用,又会不会适得其反?
姜久咬紧下唇,心情一下子难受起来。如果哥哥还在身边多好,她也不至于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。
“不急,张医生说让你考虑几天,下周给他答复。”宋少时看到姜久失落的模样,笑着安慰她。如今范华珍的安危,可是她最在乎的事情。
“好,让我考虑几天。”姜久点头应了声。
车子一路行驶,车厢内很安静。聊完母亲的事情,姜久发现也没什么话可说。但这会儿车子在高速路上,她也不能下车。
气氛瞬间变的有些安静,姜久拿出手机看看新闻,有关霍氏集团与陆氏集团共同投标娱乐城的新闻,早已登上热搜。
大部分人对这个超大型娱乐城抱有期待,毕竟由两家极具实力的集团合作开发,肯定会是大手笔的杰作。
宋少时抽空看眼身边的人,见她举着手机看新闻。回云市的高速路就这一条,他透过后视镜看到后方渐渐靠近的黑色轿车。
宋少时勾了勾唇,“三天没见,你瘦了好多。”
“有吗?”姜久抬起头,因为他的话伸手摸了摸脸颊。这几天她确实没怎么好好吃饭,又在熬通宵。
“这么明显?”姜久瞪大眼睛,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问,“那我妈妈会不会看出来?”
宋少时抿唇笑了笑,随手拉开抽屉,拿出一盒巧克力递给身边的人,“吃点甜食,你气色不好。”
姜久用手机看了眼,确实脸色有些疲惫。她熬了几晚没睡,不憔悴也不现实。
须臾,她低头撕开巧克力包装,从里面拿出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,朝身边的男人笑了笑,道:“谢谢你的巧克力,早上竞标太紧张了,我早饭都没吃。”
边上车道,一辆黑色轿车咻的驶过。车后座的男人单手抵着额头,一双锐利的黑眸深邃沉寂。
两辆车擦身而过时,银色跑车的车窗半降,副驾驶的女子眉眼温柔,正含笑看着她身边的男人。
“三少,您去哪里?”司机双手握着方向盘,开口问了句。
车后座的男人俊脸低垂,半响才回答,“回公司。”
“是。”
车厢内气压骤冷,司机以为后座的男人嫌弃车速慢,立刻提速,抄近路往云市驶去。
不久,前方的黑色轿车从岔路开走,宋少时眯了眯眼,轻声问道:“久久,你要先去公司吗?”
“不,我先去医院看妈妈。”
“好。”
宋少时应了声,笑道:“还有一个小时才到,你可以休息会儿,养养精神。”
这话有道理,养足精神才能不太憔悴。姜久关上车窗,打算小憩一会儿。
银色跑车平稳行驶在车道中,姜久缓缓闭上眼睛。宋少时不经意间瞥了眼,见到她靠着椅背睡着了。
半响,他减缓车速,同时打开车里的暖风。
他们之间,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安静独处。宋少时盯着姜久的睡脸,眼底的神色温柔如水。
这一份难得的平静,他太久都不曾拥有过了。
宋少时缓缓挽起唇,眼角掠过一丝锋芒。明明就是他们先遇到的,陆谨行不过是个插足者。他就不相信,他赢不了那个男人。
翌日早上,姜久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还没亮。她躺在床上,舒服的伸了个懒腰,忽然发觉她昨晚倒在床上后,竟是一夜无梦。
她竟然没有做噩梦?!
须臾,姜久兴奋的掀开被子,光脚跑下床。可以一夜睡到自然醒的状态,她好几个月都没有享受过了。
昨晚回来太累,她晚饭没吃几口,这会儿睡醒了,顿时感觉特别饿。
换好衣服后,姜久下了楼。佣人已经把早餐准备好,她拉开椅子坐下,狼吞虎咽吃起来,终于感觉自己缓过来了。
娱乐城竞标虽然顺利拿下,但后面的工作还有太多。姜久不敢有半点松懈,而且还要与陆氏集团合作,她想想就觉得头大。
吃过早餐,姜久收拾好出了门,开车出了别墅。由于时间尚早,路上一点儿都不堵车,她到达市中心时还不到八点。
将要经过路口时,姜久忽然转了方向。难得今天有时间,她想去云山公馆把自己的笔记本拿回来。
不多时候,车子停在云山公馆外面。姜久下了车,站在门前往里看了眼,庭院中空空荡荡,没有看到别的车子。
那个男人的车没在,他应该住在慈园。
叮咚!
姜久按响门铃,很快的功夫,有佣人跑出来打开门。见到门外的人时,佣人惊喜道:“少奶奶,您回来了。”
“呵呵。”
姜久连忙摆摆手,纠正道:“我不是少奶奶,我只是刚好路过,顺便进来取走我以前的东西。”
闻言,佣人脸上闪过一丝失望。以前姜久住在这里时,对佣人们都很好,大家也都喜欢她。
“这里有人吗?”姜久谨慎的问了句。
这次小女佣倒是反应很快,立刻回答:“三少没回来,他最近都住在慈园,基本不会回来这里。”
那就好。
姜久松口气,“我可以进去拿个笔记本吗?”
女佣笑着打开门,请她进去。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
下一篇: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动漫 小喜,把腿张开
上一篇:被抱在墙上c是什么感觉 我被闺蜜带到密室调教gl小说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