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动漫 小喜,把腿张开

2021-10-29 16:47

云市中心,有栋百年洋楼。欧式复古洋楼,外观经过整修后富丽堂皇,内里也十分气派,各处都保留着当年建筑的精致。
晚上七点,司机将车停在楼前。姜久下车时,不少豪车已经云集。
电梯直达三楼,今晚发布会的现场设置在此。电梯门打开,红色地毯一路延伸直通到宴会厅内。姜久今晚穿件黑色晚礼服,羽毛状流苏面料,圆领中袖设计,收腰剪裁,搭配金色高跟鞋,精致却不浮夸。
她刚亮相,立刻吸引记者们的注意力。镁光灯连成一片,大家举着话筒冲过来。
“姜总,请问霍氏集团和陆氏集团合作开发娱乐城项目,哪家集团所占的比重大?”
“娱乐城有许多免费的公益项目,可不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都有什么内容呢?”
“娱乐城项目即将启动,听说周边还有住户没有同意搬迁,对于这部分人,你们打算使用什么手段?”
记者们提问一个接着一个,姜久嘴角上扬,始终保持微笑,“这些问题,等下发布会都能一一解答。”
姜久被包围在人群圈中,不断有记者举着相机拍照提问,显然想要抢占第一手资料。
一时间,姜久彻底被围堵在中间,无法抽身。电梯门再次打开,宋少时出来后,看到被困在圈子里的人。
男人几步走上前,拨开人群大步走到姜久身边,“你还好吧?”
记者们看到走来的宋少时,瞬间瞪大眼睛,又把相机对准他们两人。只可惜,宋少时反应迅速的侧过身,挡住姜久,并且揽着她大步冲出人群。
“姜总,您等等!”
记者们举着话筒想要跑上去,但被会场的保安伸手挡住。
“哇塞!”
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阵惊呼声,众人抬起头,只见迎面走来的一男一女,更加吸引目光。
陆谨行一身黑色西装,俊脸冷酷。走在他身边的女子,身着金色长裙,正是夏家千金,夏繁星。
“三少!”
记者们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,大家齐刷刷举着相机话筒跑过来。
“请问三少,您目前是否正在与夏小姐交往?”
“陆家是不是已经内定夏小姐为未来的陆家三少奶奶?”
“两位联姻是不是为巩固双方家族的利益?请问两位对豪门家族联姻的婚姻有什么看法?是否认同?”
这些记者们个个问题刁钻,夏繁星含笑站在男人身边,等待他的回应。
须臾,陆谨行挑了挑眉,薄唇微弯,道:“今天是娱乐城的发布会,不是我的粉丝见面会,你们的问题完全与今晚的主题无关。”
因为男人的话,大家不禁笑出声。夏繁星弯起的嘴角,一点点垂下来。公众场合,陆谨行竟然没有承认她是他的女朋友?
有的记者注意到这个眼神,立刻举起相机拍下来。虽然今晚只是发布会,但陆家三少的八卦也会是卖点。
“好了,一会儿新闻发布会开始,我们会给大家提问的时间,现在请大家让一让。”
纪尘带人过来清场,分开一条通道以便陆谨行和夏繁星通过。
眼见他们两人走进会场,大家只好又举着相机等在入口,拍摄后面的来宾。
发布会定在晚上八点召开,薛家老爷子也还没到。宾客们端着酒杯,三三两两热络的攀谈,借机拉拢下关系。
姜久如今对于这些应酬,已经开始适应。每次有人主动过来寒暄打招呼,她都能微笑面对。
宋少时担心有记者突然过来骚扰,一直呆在她身边不远。
“记者们还没进场,你不用担心。”姜久喝了口果汁,看眼身边的男人,神色不算自然地提醒。
宋少时单手插兜,歪着脑袋上上下下打量着姜久,只看得她浑身发毛,“怎么了?哪里不对劲?”
“没怎么。”宋少时弯起唇,黑眸印着点点笑容,“就是太对劲了,所以我才觉得,我需要保护你。”
“保护什么?”
宋少时耸耸肩,语气有点不正经,“今晚这么多男人,知道有多少人一直盯着你吗?啧啧啧,姜小姐,你的吸引力太大,我不保护能安心吗?”
听到他的话,姜久狠狠翻个白眼,“宋少时,你脸皮还是这么厚?”
“还记得我脸皮厚?”宋少时眼底一亮,这次是发自心底笑起来,“对你,其实我还可以更厚点。”
“……”
姜久转过身,不想再看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宋少时盯着她气哼哼的背影,眼底都是柔色。
当年在学校追她的时候,宋少时凭借的就是脸皮厚的功夫。那时候姜久对他也是冷冰冰,不搭理,后来还是他穷追不舍,终于才打动她。
这边人群中,夏繁星站在中间,笑意盈盈同身边的阔太太们聊天,各种话题层出不穷,绝对不冷场。
“哎哟,夏小姐,你好厉害啊,金融你也懂吗?”
“家里父亲总说,我就懂一点点。”
“你那可不是一点点,上次听你的建议,我新买的股票大赚。”
“是吗?那恭喜刘太太呀。”
“夏小姐不仅懂金融,还是医生,我闺蜜的父亲前段时间身体不舒服,也是拜托夏小姐帮忙安排的医生检查呢。”
“对啊,夏小姐人美,心又善,还有才华,真是不得了。”
“将来夏小姐要是嫁入陆家,那一定是……”
阔太太们七嘴八舌,夏繁星透过人群,看向不远处的男人。陆谨行也恰好朝她这边看过来,两人眼神微微交汇。
夏繁星朝他弯起唇,同时伸手指了指身边,露出无奈的表情。
陆谨行站在原地,隔着人群望过去,只见夏繁星红唇轻挽,轻飘飘几句话就能够融入那些贵妇圈。
男人抿了抿唇,黑眸沉寂下来。陆家的三少奶奶,是不是就应该如此?左右逢源,进退有度,既有优渥的家世背景,又受过良好的教育,拥有一定的社会地位。
可是……
陆谨行伸手压了下额头,忽然觉得头疼。宴会厅内太闹,他转过身走到露台,仰头深吸口气,同时又从口袋里拿出一片药丢进嘴里。
露台玻璃窗前,姜久看到男人拿出药片塞到嘴里,黑眸沉了沉。宴会厅内的气氛过于沉闷,陆谨行好看的剑眉紧紧蹙起。他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阿谀奉承的话听太多,只会令他更加头疼。
男人伸手摸了摸口袋,下意识想要找根烟出来。
“医生说过了,你要戒烟戒酒。”
身后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,陆谨行微微侧过身,夏繁星走到他的面前,“我虽然不是你的主治医生,但你也要听我的话。”
陆谨行敛下眉,没有反驳她的话。
“时间快到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夏繁星走上前,陆谨行点点头,同她并肩往外走。
从露台走进来,经过窗口时,陆谨行下意识扫了眼。落地窗前空空荡荡,没有人影,他蹙了蹙眉,脚下的步子没停,直接走进宴会厅。
不久,入口处传来一阵惊呼。薛平老爷子一出现,顿时受到许多人的欢迎。老爷子身边瞬间簇拥过去不少人,大家态度极为热络。
夏繁星站在外围,远远往人群中瞥了眼,似乎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。但那边人实在太多,她完全看不清,也就没有在意。
“我先过去一下。”陆谨行看到来人,朝身边的女子打声招呼。
夏繁星乖巧的点了点头,并没有跟上去。薛家老爷子,夏繁星根本没见过,夏家与薛家也没有任何联系,她并不方便上前。
“薛爷爷。”陆谨行几步走上前,礼貌的打招呼。他眼角不经意的一瞥,看到薛老爷子身边站着个年轻男人。
“三少。”薛老爷子抬起头,又让人把姜久喊过来。
“薛董事长。”姜久礼貌的弯下腰,薛老爷子见到她,顿时笑起来,“姜小姐。”
“您叫我名字就好。”薛老爷子的年纪足足可以当姜久的祖辈。
“好啊,那以后我就叫小久。”
薛老爷子笑了笑,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拉起身边的男子,笑道:“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,他就是我们家小四。”
“原来是四少。”陆谨行主动伸出手,同面前的男人握了握。对于薛家的人脉关系,他还算比较清楚。
薛老爷子哼了声,打趣道:“什么四少?他就是个不让我省心的孩子,你说说这也老大不小的了,我看着长得也还行啊,怎么就没个女朋友呢?”
噗嗤!
姜久没忍住,低头笑了笑。这位薛老爷子说话一直风趣幽默,特别好玩。
“你看看,人家小久都笑话你了。”薛老爷子又看眼自家孙子,精明的眼神闪了闪。
“我是薛郁。”
刚刚被薛老爷子嘲讽一顿的年轻男人,主动开了口,“我爷爷特别嫌弃我,让你们见笑了哈。”
“没有。”姜久摆摆手,这才抬起头看眼面前的男人。这男人身材修长,五官帅气,笑起来时眼睛很亮。
“姜小姐,我这两天在家,常常听到我爷爷提起你。说你设计的博物馆非常好,可以把我们薛家的扎染技艺传承下去。”
“哪里,薛董事长过奖了。”突然被人夸,姜久有些不好意思。
宋少时看到姜久在这里,也从人群中抽出身,往这边走过来。
薛老爷子看看面前的两人,忽然就笑起来,“小久,你现在没男朋友吧?”
“啊?”姜久被这突来的问题问懵,下意识摇了摇头。
“那正好。”薛老爷子弯起唇,一把将自己孙子往前推了下,“你看我们家小四怎么样?他年纪和你相配,要不要考虑一下?”
姜久:“……”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动漫  小喜,把腿张开
陆谨行:“……”
宋少时:“……”
薛老爷子这话一出口,几人瞬间都没了声音,气氛一下子很沉默。姜久低着头,脸颊泛红,尴尬的要命。
薛老爷子虽然上了年纪,对人并不糊涂,也不带有观念。对于姜久以前的事情,他早有耳闻,但没有嫌弃。
“爷爷。”薛郁无奈的摇摇头,只能主动化解尴尬局面,“你这样会让人家很为难的,我都怀疑,你当年是怎么追到我奶奶的?”
“臭小子!”薛老爷子提起手中的拐杖,虚虚的往孙子身上打了下。薛郁也不躲,可以看出来他们祖孙感情深厚。
姜久一直赔笑脸,嘴角弯起的弧度有些僵硬。
“你们年轻人的事情,我懒得管。”薛老爷子显然对于孙子的态度不满,“以后你们有时间可以多接触一下,交个朋友也是好的。”
“好。”薛郁应了声。
有人过来通知,说发布会要开始了。有人搀扶薛老爷子走向高台,陆谨行瞥眼身边的两人,也沉着脸往高台走过去。
“姜小姐,我爷爷喜欢开玩笑,不要介意。”薛郁神色温柔的笑了笑。
姜久干笑声,“没关系,薛爷爷也没有恶意。”
随后,她没有多说,也走向高台。
不远处,夏繁星走出人群,转过身时恰好看到身后的男人。她眨了眨眼,有些不可思议,“师兄。”
薛郁望着眼前的女子,笑着走上前,“繁星。”
“你……怎么在这里?”夏繁星满脸不解,但想起他刚刚站在薛老爷子身边,一下子回过神来。
晚上八点,一众记者们举着相机话筒,蹲守在高台下方。薛老爷子上台时,四周瞬间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。
薛老爷子站在中间,左手边是陆谨行,右手边是姜久。他们三人站在一起,嘴角含笑的面向记者们,大大方方让他们拍照。
“我年纪大了,脑子转不过年轻人,你们的提问,还是由他们来回答吧。”薛老爷子笑了笑,聪明的躲过采访环节。
薛老爷子一走,台中央就只剩下陆谨行和姜久。
男人单手插兜,一身黑色西装,透出一张冷酷的俊脸。姜久同身边的男人保持恰好的距离,白皙的肌肤搭配身上的黑色长裙,明**人。
“哇——”
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先惊叹声,紧接着大家也都忍不住赞叹。虽然如今没有人敢随便议论陆家和霍家的八卦,但大家不得不承认,站在台上的这对男女,无论从外貌还是气场,竟然都那么般配。
有记者举起相机,对准台中的两人猛拍。
高台下方,夏繁星盯着台中的两人,眼神一下子冷下去。即便他们两人没有眼神交汇,没有任何肢体触碰,依旧会令人觉得,他们有种浑然天成的默契。
仿佛他们天生就应该站在一起,即便他们中间有空出来的位置,却也是任何人都无法插足的。晚娱乐城发布会,三家集团负责任人整齐的出现在众人面前。记者们举着相机一通拍照,紧锣密鼓的提问更是不间断。
不过这会儿在场的记者们,都是经过筛选的。那些古怪刁钻的问题没有出现,大家的提问都与娱乐城项目有关。
陆谨行侃侃而谈,姜久落落大方,两人面对记者们的提问都对答如流。
下方人群中,再度一阵热议。大家暗自叹息,开始有人惋惜这么般配的两个人竟然离婚了?现在看来,好像有点可惜啊!
“谢谢大家,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。”陆谨行低沉磁性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来,一瞬间拉回夏繁星飘远的思绪。
她抬起头,只见姜久转过身,往高台另外一边下去。而宋少时,也朝着姜久的方向走过去。
夏繁星暗暗松口气,也许那一瞬间只是错觉罢了。她也真是的,怎么会变的如此没有自信?她可是夏家的千金,从小到大哪样不是最出色的?!
想到此,夏繁星紧蹙的眉头舒展开。陆谨行走下高台,瞬间又有一批人围拢过去,将他围在中间。
夏繁星走上前,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男人,立刻停住脚步,“师兄。”
薛郁转过身,夏繁星已经摆出质问的态度,“好啊,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,你竟然是薛家四少?”
“你好像也没问过。”
“……”
男人笑着回了句,夏繁星撇撇嘴,道:“你还真是深藏不露,说吧,是不是还有秘密瞒着我?”
“没了。”
“那你今晚怎么出现在这里?”
虽说薛郁是陪薛老爷子来参加发布会,但夏繁星知道他对生意没有兴趣,他可是她师兄,他们两人师出同门,都是出色的心理医生。
“果然瞒不过你。”薛郁笑了笑,“我来这边工作。”
“哪家医院?”
“一家私立医院。”
前方人群中,陆谨行准备要离开。夏繁星急忙收住话题,道:“明天给你打电话,我们再详聊,我先走了啊!”
薛郁点了点头,然后就见夏繁星大步越过他的肩膀,很快走到陆谨行身边。
随后,她跟在男人的身旁,一起离开。
发布会结束,姜久直接回了别墅。这几天又是准备发布会的事,人有些疲惫。她洗了个热水澡,换上睡衣吹干头发就爬上床。
晚上十点多,整栋别墅分外安静。姜久靠着床头,随手拿起床头柜的书,打算看看书,顺便等来睡意。
最近这些日子,做噩梦的次数越来越少,失眠的情况也基本好转。姜久想,她这样应该是克服掉心理障碍了吧。
不久,手机响起来,她看眼号码,很快接通,“喂。”
“准备休息了吗?”电话那端,宋少时的声音很轻。
“嗯,准备了。”
“明天下午两点,我们约了张医生见面商量伯母的治疗方案,不要忘记。”
“我上了闹钟,不会忘的。”
电话那端的男人停顿几秒,似乎一下子找不到话题。隔着话筒,姜久抿了抿唇,“你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“久久。”
“嗯?”
宋少时声音再度停顿了下,他好像做了很大的努力,但终究还是没敢说出口,“……晚安。”
“晚安。”
挂断电话,宋少时重重的呼出一口气,脸色有些难看。其实他刚刚很想问姜久,他们可以重新开始吗?
话到嘴边,他还是没有说。虽然姜久和陆谨行离了婚,但他能感觉到,姜久还没有完全放下。
所以,他还要再忍一忍,不能急。毕竟他为了这一步,已经做过那么多事。
翌日下午两点,姜久准时到达医院。她拎着包先去病房看眼范华珍,见她吃过药睡下,睡得很安稳。
等到姜久关上病房门出来时,恰好看到宋少时,“伯母睡了?”
“睡了。”
有护士过来,立刻将他们带去医生办公室。
这个时间,张医生正在办公室里等他们,看他们进来,立刻起身招呼,“两位请坐。”
宋少时拉着姜久坐在沙发里,见她红唇紧抿,显然很不安。
伸手在她肩膀拍了拍,宋少时目光温柔,道:“别紧张,我们要相信医生。”
姜久深吸口气,朝宋少时点了点头。
“张医生,您说的那种新药,真的可以治好我妈妈的病么?”
张医生低头看眼腕表,笑道:“我今天找你们来,就是想给你们介绍一下。我说的那种新药是薛医生带来的,他在临床这方面很有经验。”
说话间,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。
“薛医生,请进。”
姜久抬起头,见到走进来的男人时,不禁怔了怔。怎么是他啊?
另外一边的宋少时,在看到出现的男人时,也瞬间沉下脸。
“这位就是薛医生,是我们医院花了大力气才请回来的青年才俊,他在心理治疗这方面成绩突出,这两年又有明显突破。”
“哪里,张医生您才是我的前辈。”薛郁穿着白大褂,偏头看向姜久时,眼神含笑,“姜小姐,这么巧。”
还真是挺巧的。
姜久点点头,心想昨晚她可没看出来,原来薛家的四少爷竟然是医生。
不久,薛郁打开病历,先把范华珍的病情进行总结与梳理。说起专业,眼前的男人一丝不苟,一双黑眸炯炯有神。
“由于考虑到病人病期漫长,在药物治疗的同时,也要进行一定的心理支持治疗。对于你母亲的病历,我很想挑战一下。”薛郁笑了笑,语气中透着一股自信。
“挑战?”宋少时冷笑声,“你说挑战就挑战的吗?如果你失败,那谁对病人负责?”
“我不会失败的。”薛郁眼神沉了沉,原本含笑的眼睛里,此刻有种冷冽的锋芒。
宋少时沉下脸,忽然就感觉这个男人远远不像他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和善。也对啊,毕竟是薛家的四少爷,自幼养尊处优,自然脾气不小。
“姜小姐,你愿意相信我吗?”薛郁抬起头,目光重新落到姜久脸上,“这种新药确实存在一定副作用,但大多数人都没问题。如果你们愿意尝试,可以给我三个月的时间。”
三个月?
边上椅子里,张医生脸色也有些变化。他从事精神治疗已经二十多年,看到范华珍这样的病历都感觉头疼。可他竟然说三个月,是不是自大了点?
姜久沉默片刻,缓缓抬起头,“薛医生,我愿意让我妈妈试一试。”
如今母亲就是姜久唯一的亲人,她真的很希望母亲能够好起来。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
下一篇: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; 晚上摸着小兔兔睡觉啊
上一篇:看我怎么c你的 叫出来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