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; 晚上摸着小兔兔睡觉啊

2021-10-29 16:49

“嘶!”
姜久拿着棉签往宋少时嘴角的伤口上擦药,疼得他呲牙咧嘴的躲闪。
“别动!”姜久秀气的眉头蹙了蹙,手上的力度丝毫没减弱。
宋少时当真不敢再躲,一动不动坐在长椅中,忍着疼,任由她上药。几分钟后,姜久把用过的棉签统一收起来,丢进路边的垃圾桶,然后才在他身边坐下。
傍晚的江边公园,人来人往,不少人饭后来此遛弯。今天天气好,这会儿夕阳渐落,晚霞染红大半边的天,特别好看。
“你都多大了,怎么还动不动就打架?”姜久眼睛望着前方,低低开口。
宋少时打开手机看眼脸,确定他那张盛世美颜还完好后,才冷冷笑了声,“哼,多大都可以打架。有人敢欺负你,特么就是找死!”
宋少时的话总有种孩子气,姜久看了他一眼,轻轻叹口气。其实今天他去找徐任,真的为她出了口气,她心中还是感动的。
刚刚往江边公园过来的路上,姜久不但买了药,还买了啤酒。她拿出两罐,打开一罐后递给身边的男人,“请你喝。”
宋少时伸手扒拉下袋子,撇撇嘴,不满的抱怨,“怎么只有啤酒?我都伤成这样了,连点肉都没有?”
啪!
姜久拍掉他的手,“有酒不错了,等下你还是回家吃肉吧。”
“久久,你可真抠门。”
姜久没搭理他的话,打开易拉环,仰头喝了口啤酒。她好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沾过酒,哪怕是啤酒也没碰过。
落日余晖洒在江面,波光粼粼。宋少时眯了眯眼,偏头看眼坐在他身边的女子,忽然感觉,这是不是就算岁月静好?
“你有事,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宋少时灌了一大口酒,声音有些失落。
“徐仁那混蛋有没有对你怎么样?”
“没有。”姜久摇摇头,道:“他就是说了两句恶心人的话,没敢动手动脚。”
听她这么说,宋少时似乎松口气。他胸口起伏了下,又喝口酒,“以后再有这种事,无论是谁,你都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说话间,宋少时用力扳过姜久的肩膀,瞪着她的眼睛,表情非常严肃。
心底划过一丝暖流,姜久弯起唇,笑道:“放心吧,以后我会小心。”
她同宋少时碰了碰手里的啤酒罐,眼底的神色一下子变的温柔起来。
这样的姜久,宋少时已经很久没有看到。她的眼睛明亮清澈,坦荡的有些令他不敢直视。
夕阳落下,天色渐暗。姜久干掉一罐啤酒后,又开了一罐。
他们两人坐在长椅中,谁都没有开口。姜久看着江边逐渐亮起的路灯,不禁勾了勾唇。
“小时候,因为爸爸妈妈不喜欢我,我总是希望能够快点长大。”
姜久仰起头,目光落在夜空中,声音慢慢低下来,“可是等我真的长大,我才发现,以前的想法有多么幼稚。”
姜久的说话声越来越低,宋少时盯着她的眼睛,能够看到她眼中闪过的那片晶莹。
宋少时抿起唇,手中的易拉罐被他捏的变了形。她经历过太多打击和伤害,偏偏那些伤害里,他也曾添过浓重的一笔。
“久久……”宋少时心口发闷。
姜久很快收拾好心情,把啤酒喝掉,又精准的将易拉罐丢进垃圾桶。突然发现,她竟然能坐在这里,同宋少时喝酒说起知心话。
曾经对于宋少时的怨恨,她真的放下了。
“好了,酒喝完了。”
姜久再次抬起头时,眼底的神色恢复如初。她看眼时间站起身,顺势也把宋少时拉起来,“你要回家了,我也要回家。”
宋少时蹙了蹙眉,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,便被姜久拉着往路边走。
司机早已把车开过来,姜久看眼身边的男人,道:“你也喝酒了,不能开车。”
宋少时应了声,“我不会酒驾,司机很快来接我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
姜久拉开车门,临上车前又转身看着他,“今天的事谢谢你,但是以后,不要这么冲动。”
宋少时很想说,有关她的事情他都没办法不冲动。可想到她刚刚含泪的那一刻,又把话咽回去。
“好。”
须臾,黑色轿车驶入车道。宋少时站在路边,望着远去的车身,勾了勾唇。
晚上十一点多,姜久从卧室下来,来到客厅。原本她不饿,躺在床上准备睡觉。可翻来覆去没睡着,肚子开始咕噜噜叫。
这个时间,佣人们都已休息,她自己走进厨房,打算自己动手。
烧水煮面,姜久动作不算麻利,也还好。每个步骤都没有出错,十几分钟后,一碗热腾腾的餐蛋面摆上桌。
姜久坐在椅子里,兴高采烈拿起筷子尝了口,好像没尝出味道,又吃了第二口。
连吃两口,她弯起的嘴角渐渐收敛起来,眼底掠过一丝失望。煮面的步骤没有错啊,食材也都对,可面的味道为什么就不对呢?
须臾,姜久拿起手机,点开相册,手指往下滑动,慢慢找到一张照片。
照片中,男人微微低着头,站在橱台前煮面。虽然只拍到他的侧脸,但陆谨行那张完美的脸庞辨识度极高。
姜久盯着照片,神色黯然。那次他把她从海岛中救回来,第一次为她煮餐蛋面。拍下这张照片时,他和哥哥正斗的不可开交。
他煮面的手艺好像特别好,每次吃他煮的面,姜久都能干掉一整碗。
手机屏幕逐渐暗淡下去,姜久再次滑开屏幕后,手指轻点下照片右侧的垃圾桶图标,下面弹出四个红字:删除照片。
姜久盯着那四个字,怔怔看了半天,终究还是没能点下去,只是点了取消。
不多时候,姜久低头把碗里的面吃光,又把碗筷收拾好,一步步回到卧室。
有些事,有些人,她明明不应该再去想。
可总有某个瞬间,心中高高筑起的那道围墙,不知不觉就裂开一道缝隙。而那个人的影子,便会趁着那刻,肆无忌惮在心底蔓延。
第二天早上,姜久刚起床,早间新闻已经闹起来。昨晚有人举报徐氏建材中含有甲醛,连夜抽样化验后,果然有两种材料含有甲醛成分。
今早新闻闹的沸沸扬扬,人们对于甲醛超标这种事义愤填膺。结果通报后,徐氏建材即刻停业检查,目前所有订单全部停止。
姜久看完新闻报道,心中掠过一丝疑惑。宋少时还在找徐家的麻烦吗?不过他那样的性子,倒也有可能。徐家被查的消息闹的很大,宋少时看过新闻报道,心中顿时有了答案。他还没来得及对徐家动手,那个男人已经先下手了。
扣扣——
“进来。”
助理推开门,径直走到办公桌前,将文件夹放下,“二少,这是一会儿开会要用的资料,您看看还有什么问题?”
宋少时翻开看了两眼,挑了挑眉,“姜小姐那边有什么动静吗?”
“没有。”助理如实回答,道:“姜小姐一早就去公司上班了。”
“嗯。”
宋少时点点头,合上资料夹递给助理,道:“可以开会了。”
“是,二少。”助理转身出去准备。
这次徐家的事情肯定损失惨重,好在姜久没有发现什么。宋少时站起身,黑眸沉了沉,大步走出办公室。
整个上午,姜久都在会议室,娱乐城的项目即将启动,但在规划范围内的住户有几家还不肯搬走,打算趁机敲一笔。
阿远最近都在处理这个事情,他带人过去谈过几次,软硬兼施,如今大部分已经达成协议,只有一家很顽固,油盐不进。
“小姐,那家人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。”阿远行事风格素来粗暴,可偏偏有关娱乐城的事情他不能动粗,各大新闻媒体不少记者们都在盯着,但凡有点风吹草动,丁点大的事情也会被吵翻天。
姜久抬头看了阿远一眼,道:“你先别激动,这件事关系到娱乐城项目,我们不能还没开始就发生负面新闻。这样吧,下午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听到她的话,阿远想了想,随后点头,“好,那我去安排一下。”
“去吧。”
等到阿远离开,姜久很快也从集团出来,赶往私立医院。这些天范华珍接受新的治疗,她几乎每天都要抽空过来看看母亲。
午间时分,三楼病房区安安静静。大部分病人正在吃饭休息,医生和护士们也很少看得见。
姜久拎着包从电梯里出来,径直往病房走去。她刚刚走到门前,就听到病房中有人柔声细语的说话。
“老夫人,今天的菜都是您喜欢的,多吃点吧。”
姜久没有马上进去,站在病房外往里看,只见坐在病床边的护士,背对着她,正用勺子喂范华珍吃饭。
护士的动作轻柔,边喂饭还边同范华珍聊天,“今天的天气不错,马上就到中秋节了,您喜欢吃月饼吗?”
“对了,吃过饭我帮您按摩一下,您不是这几天肩膀不舒服吗?”
范华珍现在还不能正常的回答问题,但听着护士的话,她脸上的神情很祥和,眼神也是笑的。
“妈。”
姜久推开病房门进去,护士回过头,笑道:“姜小姐,你来了。”
“景护士。”姜久把包放在病床边,含笑同她打招呼。
这位景护士是上周新调过来负责这边病房的,姜久观察过几次,她年纪虽轻,但对病人的态度非常好,既有耐心又亲和。
“真是谢谢了,还要喂我妈妈吃饭,耽误你午休时间了吧。”
“没有,我中午也没什么事情,正好可以照顾老夫人。”景初说话时眼睛弯弯的,五官秀气。
“我来吧。”姜久洗过手,立刻上前接过喂饭的事情。
景初没有马上离开,站在床边看眼姜久,笑道:“姜小姐很孝顺,其实照顾这类病人很辛苦,咱们这里就有很多家属只负责交钱,然后就心安理得把病人丢给我们,他们一面都不来看的。”
“哎,真的太狠心了。”
姜久叹口气,道:“我只有妈妈一个亲人了,我是不会丢下她的。”
“当然,我看得出来。”景初连连点头,“姜小姐是个好人。”
闻言,姜久笑了笑,偏头朝她望过去,“景护士,我看你平时言谈举止都很干练,你一直都做护士这一行吗?”
“不是,我以前和姜小姐一样,也是学法律的。”
“你了解我?”
景初眼神闪了闪,脸色有些不自然,“我喜欢看八卦,以前看过姜小姐的新闻。”
这话没毛病,先前因为陆家和陆谨行,姜久没少上热搜。后来又因为陆家和霍家的事情,姜久依然被推上舆论焦点,所以人家知道她的一些事,也不奇怪。
“那你现在为什么当护士呢?”
景初抿起唇,神情渐渐有些失落,“因为一些原因。”
人家这样回答,摆明不想多说。姜久也识相的没有再问,很快景初就离开病房,回到护士站休息。
不多时候,姜久看着范华珍吃过药,又睡着,她才离开病房。经过护士站时,她下意识找了找景初,但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,想来她应该又去忙了。
走出医院时,阿远已经开车过来。姜久坐上车,车子一路往娱乐城开去。
又是一个无聊的饭局,陆谨行应酬的头疼。他冷着脸从包厢出来,留下包厢中一干人等,大眼瞪小眼。
大家都知道陆家三少的脾气,他甩脸走人,那些人也不敢造次,还只能一个劲赔笑脸,生怕得罪他。
酒店门前,纪尘打开车门,男人脸色冷冽,低头坐进车里。
随后,纪尘发动引擎,将车开走。
黑色轿车平稳行驶在车道中,纪尘透过后视镜看眼后座的男人,犹豫几次,没敢贸然开口。
“什么事情?”
男人微微闭着眼,声音冷冽。
纪尘思考几秒钟,还是不敢怠慢,直言道:“娱乐城那边有一户人家始终不肯搬,那家人背后有点小势力,所以才敢这么嚣张。”
“不肯搬?”陆谨行冷笑声,“条件没谈好?”
“这事是霍氏集团出面谈的,我听说,条件给的已经很丰厚了。”
纪尘敛下眉,道:“三少,娱乐城项目马上就要启动,如果这件事解决不好的话,一定会影响我们后面的进度。”
“要不然,我过去一趟?”
车厢内很安静,男人蹙了蹙眉,紧接着声音冷下来,“去娱乐城。”
“……是。”纪尘应了声,没想到三少要亲自出面。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; 晚上摸着小兔兔睡觉啊
黑色轿车在前面路口转弯,车子一路朝娱乐城方向行驶。黑色轿车一路开出云市,天气渐渐变化,预报说今晚有雾,车子上了高速路,雾气开始渐浓。通往娱乐城这边的路况不好,断断续续堵车有一个小时。
傍晚将近七点钟的时候,姜久才到,阿远直接开车带她来到拆迁区域。车子不能开进去,只能停在外面,周围不少低矮的院落已经搬空,卸掉门窗的房子看着格外空荡。
因为还有住户没有搬迁,这边通了临时电临时水。阿远带着手下人,跟在姜久身后,一行人往里走。
这两天因为拆迁的事情闹的不愉快,那家人花钱找来几个记者在这里蹲点,想要借机炒作。姜久到了以后,那户人家立刻打开大灯。
“哟,把你们负责人找来了啊。”打开门最先走出来的中年妇女,身材扁瘦,一双丹凤眼上挑,看着就是那种不好相与的人。
阿远瞪眼女人,走到姜久身边,压低声音汇报。这家人姓孙,闹了好久不肯搬迁,主要就是这个女人闹事。
姜久上前两步,笑道:“孙太太,听说你对我们给的条件不满意?今天我过来,你可以把你的条件再说说。”
女人看眼姜久的穿戴,又见她年轻漂亮,不禁哼了声,道:“我们家上有老下有小,祖孙八口人,这房子是我们家的祖产,如今你们要改娱乐城就要让我们背井离乡的滚蛋,哪有这个道理?”
姜久笑了笑,看着她问道:“据我所知,你们不是正打算给你儿子在市里买套结婚的婚房吗?”
“买婚房怎么了?那是给我儿子买,我们老人住不惯,我们在这里住了三十多年,不愿意离开。”女人嘴里振振有词,一脸厉色。
不久,另外一辆黑色轿车驶来。纪尘把车停下,车里的男人下了车,看到远处亮起的灯光,立刻大步往前。
纪尘扫了眼周围,看到有几名记者。他抿起唇,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,吩咐手下人过来待命。
“孙太太,既然你儿子要买婚房,那我们拆迁分给你们的房子,不是正好吗?”
“笑话,拆迁房能和商品房相比吗?再说了,我们家这么大的面积,你们只分给我们三套房子,打发要饭的吗?”
后面的院门打开,紧接着有个男人推着轮椅出来。轮椅中坐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子,老爷子大概半边身体不能动弹,话也说不了。
男人走到女人身边,帮忙接话道:“对啊,我老婆说的没错。你们搞这个娱乐城可以赚的流油,可分给我们连个肉渣都没有?!”
姜久抿起唇,道:“按照你们房子的面积和人口,分给你们三套房外加五十万,已经是最高的补偿。”
女人面色一变,双手叉腰道:“你们少糊弄人,我们已经找人打听过了,像我们家这样的条件,至少给我们两套市中心的别墅,再加一千万。”
“……”
阿远听的火冒三丈,“你们疯了啊,这是拆迁吗?你们这是抢劫?!”
“哼,不给是吗?那好啊,那我们就不搬!”
吵闹声渐渐大起来,有记者举着拍摄相机走过来。姜久强忍住怒意,不想把事情闹大,“孙太太,你提出的条件根本就是天方夜谭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“怎么不可能?”女人颐指气使的模样,“听说你们娱乐城还等着动工呢吧,我们就是不搬,看我们谁耗的过谁?!”
果然是有备而来,竟然还能打听到不少消息。姜久冷下脸,黑眸沉了沉,“天气越来越冷了,你们这么闹考虑过老人的身体吗?”
由于周围的房子都拆了,环境杂乱,水电也都是临时的。姜久看眼坐在轮椅中的老人,暗暗叹口气。这些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竟然连亲人都折腾。
“那不用你管!”
“反正你们不给钱,不给别墅,我们就是不搬。”
人群外,陆谨行听着那些人的话,脸色一瞬间冷下来。
阿远脾气本来就暴躁,如今又被这种泼妇闹的更是火大。他立刻招呼手下人,“不搬是吧?好啊,那我们就停水停电,看你们能撑到什么时候?”
有人冲上前,场面一下子有点乱。姜久喊了阿远一声,他没听到,她只能大步上前,想要阻止。
那女人跑回房子,很快手里端着个脸盘出来。她双手抬起,对着前方就把脸盘中的冷水泼出去。
“小心。”
姜久只听到耳边有道熟悉的声音划过,随后她手臂一紧,人被往后拉了下。虽然她身体往后躲了下,但还是慢了,半边身子被冷水泼中。
这边状况激烈起来,记者打开摄像机,大步冲上前。纪尘伸手挡住冲过来的记者,一个冷冽的眼神就把人吓的后退两步。
姜久左边头发有点湿,衣服也被飞溅起来的水花打湿了。她抬起头,看到陆谨行高大的身影站在她面前。
随后,男人脱掉西装外套,转而披在她的肩上,把她往身后拽了下。
阿远这会儿也带人过来,见到姜久衣服湿了,差点又要带人冲过去,但被姜久拦住,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。
“你们还知道找记者?谁教的?”陆谨行声音很低。
那女人丢掉手里的脸盘,看眼面前出现的男人,不禁笑了笑,“哟,又来一个管事的啊,而且你一看,还是个管大事的。”
“找记者怎么了?别以为我们好欺负。”
好欺负?陆谨行扫了眼面前这一家人,脸色更加冷然,“我再问你一遍,我们给的条件答应吗?”
“做梦!”
“不答应是吗?好,我们改图纸。”
听到他的话,女人脸色变了变,但很快又镇定下来,“不可能,你们要改图纸就要损失好几个亿呢。”
“你知道的果然挺多。”
陆谨行挽唇笑了笑,盯着女人那张跋扈的丑恶嘴脸,冷声道:“那你知道,我有的是钱吗?几个亿对我来说,就是玩玩。”
“……”
姜久站在男人身边,听到他的话后,忍不住弯起唇。嗯,他这嚣张的劲头,特别陆家三少。
“纪尘,让人改图纸,把这房子给我留着。他们不是祖宅吗?那好啊,我就让他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好好住着。”
“是,三少。”
听到陆谨行的话,那女人和男人都傻了眼。两人面面相觑片刻,回过神后立刻冲上前,“我们答应了,我们搬,马上就搬。”
陆谨行拉起姜久的胳膊,带她转身往外走,冷冷丢下两个字,“晚了。”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
下一篇: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把腿开大点惩罚鞭打调教
上一篇: 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动漫 小喜,把腿张开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