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把腿开大点惩罚鞭打调教

2021-10-29 16:50

姜久看到他过来,立刻将病房门打开,“嗯,早上刚好有时间,顺便问问我妈妈最近治疗情况怎么样。”
“进来说吧。”薛郁从她身边走过,进了病房。
姜久偏头又朝走廊看了眼,跟在薛郁身后也走进病房。
每天早上,薛郁都会亲自查房。范华珍坐在床边,嘴角一直挂着笑容,看到薛郁上前,也没有排斥,甚至还主动笑了笑。
“您心情不错。”薛郁拿起病例,边同范华珍聊天边记录。最近用了新药,他每天都要记录,随时观察。
“昨晚我梦到北申了,他考试又得了一百分。”
“是吗?那很厉害。”
“对啊,我们北申可厉害了。”
范华珍声音平和,虽然说话的内容逻辑还是混乱,但她情绪已经稳定。姜久坐在床边,看到母亲弯起的嘴角,也渐渐安心下来。
不多时候,薛郁为范华珍检查完毕。他拿着病历往外走,姜久立刻跟上去,“薛医生,我妈妈的情况怎么样?”
“目前很稳定。”薛郁单手夹着病历,微微侧过身,神色温和的看着她,“看你的表情,还是很担心?”
“有点。”姜久实话实说。
“家属的心情,我充分理解。”薛郁目光内敛,明亮的黑眸有种安定人心的作用,“不过你可以放心,这周你妈妈情绪稳定,下周会采取心理治疗。”
随后,薛郁又说了说治疗步骤。对于太专业的领域,姜久听不太懂,既然她选择尝试,就应该相信医生。
“薛医生,我相信你。”姜久收起担心,再次肯定对于薛郁的信任。
能够得到病人家属的认可,对于医生来说很暖心。薛郁笑了笑,道:“你这么相信我,我一定努力,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闻言,姜久弯起唇,眼底的笑容明媚。
眼前的女子眉眼弯弯,五官精致,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。薛郁看着姜久黑亮清澈的眼睛,不禁想起另外一个人。
不多时候,姜久从病房出来,一路下楼,往医院大门走去。母亲这边的情况没有问题,她的心就放下大半。
但想起刚刚景初离开的画面,她又抿了抿唇。
陆靖川和景初,他们两个人什么关系?
观察刚才的情形,姜久心中已有猜测。原本有关陆家的事情,她不应该多过问,可想到景初离开时看她的眼神,她又有些犹豫。
思前想后,姜久还是拿出手机,拨出个号码。
铃声响起几下,电话那端的男人竟然接通了,“喂。”
听到电话里的声音,姜久瞬间恍惚了下。等她回过神,立刻握紧手机,道:“有件事,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一声。”
“什么事?”陆谨行起身走到僻静处,听到姜久的话,脸色微微一沉。
“我在私立医院见到你二哥,他带走一个女人。”
女人?
陆谨行蹙了蹙眉,很快听出姜久话里的含义。这些年他二哥虽然掌管娱乐圈,可身边从没闹过绯闻,私生活也很干净,怎么突然跳出个女人?
“那个女人你认识?”
不愧是陆家三少,几句话就能听出关键。姜久应了声,回答道:“她叫景初,是医院的护士。”
“景初?”陆谨行听到这个名字,不禁变了脸色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挂断电话后,陆谨行神情彻底沉下来。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当年二哥结婚前曾经交往过的女人就姓景。
“三少。”
秘书敲门后进来,恭敬道:“有位美尚珠宝的经理,说是之前和您约好的。”
美尚珠宝?
陆谨行抿起唇,“让他进来。”
几分钟后,秘书将美尚珠宝的经理带进来,然后识相的离开。
“三少,我是美尚珠宝的经理。”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上前,态度恭敬地站在陆谨行面前。
陆谨行扫了眼,目光微沉,“有事?”
男人急忙打开保险箱,从里面拿出个黑色丝绒盒子,毕恭毕敬放在桌上后,才把盒盖打开,“这是您之前在我们美尚订制的红宝石项链,今天终于完工。”
黑色丝绒盒子里,一颗硕大的心形红宝石项链熠熠生辉。陆谨行眯了眯眼,盯着那条项链神色沉寂,“这项链是我订的?”
“对啊,半年前您来我们美尚想要订制一件红宝石项链。由于您的要求高,所以我们找遍很多地方才终于找到这么大克数并且完美的红宝石。”男人从公文包拿出一份订货合同,翻开后,最后那页有陆谨行的签名。
陆谨行低头看眼,确实是他的签名没错。那也就是说,这条项链确实是他定制的,可他定项链想要做什么?
“我为什么要定项链?”
听到问话,男人表情微微诧异了下,而后笑道:“三少不是说,这条项链要送给太太吗?您是给陆太太订……”
话说到一半,男人似乎想起什么,又闭上嘴巴。半年前陆家三少来美尚订制项链时确实说要送给太太。可如今,陆家三少离婚了,陆太太的位置也就空了。
“三少,图纸修改好了。”纪尘走进办公室,一眼看到前方的珠宝经理。
陆谨行没有再说什么,签了收货单,珠宝经理收拾好东西,识相的离开。
办公桌上放着一条耀眼的红宝石项链,纪尘看到项链时,眼神不禁沉了沉。他下意识看向男人,却见陆谨行脸色如常。
“图纸改好了?”
“改好了。”纪尘回过神,立刻将图纸送上前。
陆谨行放在桌上,没有立刻查看,而是吩咐纪尘,“你去查查一个叫景初的女人,还有看一下我二哥在哪里?”
“是,三少。”
纪尘转身往外走,眼角余光看到男人把桌上的首饰盒盖上,直接放到抽屉里。市中心,繁华地段高档小区,一处精装修的大平层内,景初站在这栋房子里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“看起来,你还没忘记这里。”陆靖川站在窗前,隔着一段距离,目光淡淡的望着窗外,声音听不出起伏。
可景初看到他这幅模样,手脚更加冰冷。以前陆靖川发脾气前就是这样,从来不怒,但笑却比怒更加瘆人。
“你有话要跟我说吗?”男人依旧望着窗外,侧脸线条笼罩在晨光中,愈发轮廓分明,帅气迷人。
多年未见,他的模样没有什么改变,岁月在他身上仿佛无痕,并没有留下任何印记。
景初双手紧握,忍住忐忑的心情,道:“我们两个人,还有什么可说的吗?”
她嘲讽的问了句,神情还算平静。
“景初,我再问你一遍,你有话要跟我说吗?”
“……”
男人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轻,越来越温柔,可景初全身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她用力咬紧下唇,低下头不肯开口。
须臾,陆靖川转过身,一步步走过来。
景初听到脚步声,下意识往后倒退。但没退几步,她的后背抵上坚硬的墙壁,再一次无路可退。
下巴被男人捏起,景初的脸被抬高,直到与眼前的男人目光相抵。四目相对的那刻,景初心尖狠狠揪了下,这个男人的眼睛还是那么深邃,她从来都不曾看透过。
“嘴硬是没用的。”陆靖川盯着身前的女子,黑眸缓缓眯起。四年没见,她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,未曾改变。
唯一令他意想不到的,她竟然嫁了人。
她竟然敢嫁给别的男人?!
心跳的频率逐渐加速,景初努力调整呼吸,可她所有的小动作在这个男人面前,仿佛都变的特别可笑。
陆靖川也不出言催促,就这么直勾勾看着她。四目相对的焦灼中,许多往事的画面逐渐浮上心头。
“我们的孩子呢?”男人薄唇微动,问出的话令景初脸色煞白。
该来的终究还是逃不掉。
景初瞪着眼前的男人,紧紧咬着下唇。陆靖川手指微微用力,动作轻柔的掰开她的唇瓣,不允许她伤害自己。
“我的孩子呢?”
景初用力闭上眼睛,“没了。”
“没了?”陆靖川蓦然一笑,“你的谎话很烂。”
说话间,他又把手机拿出来,点开照片:“这个女孩是谁?”
闻言,景初咻的睁开眼睛,眼底的神情变的紧张而不安,“她是我的女儿。”
“那不就是我的吗?!”
“……”
景初看着男人的眼睛,手脚一片寒意,“不是,她不是你的女儿。”
“不是我的?”陆靖川眼底的眸色渐沉,语气也冷下来,“不要告诉我,她是杜正泽的女儿?”
“童童就是我和正泽的女儿!”景初气急败坏,对着他吼起来。
“呵呵。”陆靖川不怒反笑,“景初,你撒谎的技术真的太烂了。你和杜正泽什么时候在一起的?能生出这么大的女儿?”
“我……”景初被他问的哑口无言。
“当初为什么瞒着我?不告诉我,你怀孕了?”
面对男人理直气壮的质问,景初冷冷笑了声,“告诉你有用吗?陆家二少爷要去联姻,你会因为我怀孕而改变主意吗?”
听到她的话,陆靖川眯了眯眼,声音冷且无情,“确实不会。在一点上,你还算挺了解我的。”
“……”
景初真的要气炸了,这个男人不要脸到极点。她伸手用力在他肩膀上推了下,可惜他的力气太大,她根本挣扎不开。
“滚开!”景初对面前的男人拳打脚踢,隐忍已到极限。
陆靖川站在原地没动,对于她的发泄处于承受状态。边上守着的保镖看到,也不敢贸然上前。
几分钟后,景初挣扎的全身大汗,手脚渐渐没了力气。
“闹够了吗?”
男人的声音近在咫尺,景初抬起头,看着他的脸,“陆靖川,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,一点儿都不想!”
陆靖川眼神微沉,“如果当年我知道,你有了孩子,我会安排好你们的。”
“安排?”景初眼眶一红,盯着他问道:“怎么安排?给我钱堵住我的嘴?还是让我当小三?”
“二少,你真的以为,所有的女人都只认钱吗?”景初仰起头,深吸口气后,把眼泪逼回去,“我和你在一起,从来也不是因为你的钱。”
“如今你已经娶到自己想娶的女人,而我也有了幸福的家庭,我们两个人,这辈子都不应该再有任何联系。”
幸福的家庭?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 把腿开大点惩罚鞭打调教
陆靖川心底某处忽然刺痛了下,他查过这些年景初的生活,她确实生活的不错。但她口中的幸福家庭里,却没有他的位置。
这样的认知,令他瞬间沉下脸。
“你就这么想摆脱我?”
“为什么不想?”景初目光灼灼,“陆靖川,当年是你选择家族联姻,是你先放弃我的。我们说好分手,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关系!”
“可你骗了我。”陆靖川用力扣住景初的肩膀,“孩子的事情,你瞒着我,你把我的女儿带走了。”
“童童不是你的女儿!”景初情绪再度爆发,她一把揪住陆靖川的胳膊,急声道:“我没有撒谎,童童真的不是你的女儿!”
“你这个小骗子,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?”陆靖川微微弯下腰,俊脸抵在景初眼前,声音冷冽。
景初望着他眼底弥漫的冷意,一颗心顿时提到嗓子眼。这个男人疯起来,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。
她正要开口,陆靖川的手机响起来。
男人看眼号码,松开扣住景初的手,走到另外一边接通,“喂。”
“二哥。”电话那端,陆谨行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异样,但又有些不寻常,“我在肴府,你过来吧,我们见个面。”
虽然陆谨行在电话里什么都没说,但陆靖川还是听出不对。刚刚在医院带走景初时,姜久也在场。
须臾,陆靖川挂断电话,转身回到景初面前。
“我要回去上班。”
景初这会儿情绪平静下来,理智的开了口,“我从医院离开,有很多同事都看到。如果我一直不回去,你也会有麻烦。”
“你在威胁我?”
景初深吸口气,努力控制情绪,不想激怒他,“没有,我只是希望,你不要为难我。以后我还要在医院工作,你想要我没脸见人吗?”
陆靖川的性情素来吃软不吃硬,景初放低姿态后,他的脸色也好转不少。半响,他走上前,轻轻伸手将景初拥入怀里。
“刚刚是我脾气不好,吓到你了吗?”陆靖川掌心落在景初后背轻抚,笑了笑道:“我可以放你离开,但你要做两件事。”
“哪两件?”
“第一,你要立刻和杜正泽离婚。第二,带女儿搬来这里。”
“……”
果然啊,这男人就是个疯子!肴府。
陆靖川推开包厢门进去时,迎面的圆桌中,男人端着茶壶,俊脸微垂,正在倒茶,“普洱,你最喜欢的。”
陆靖川拉开椅子坐下,扫了眼面前的茶杯,眸色沉了沉,“你今天不忙吗?这么有时间请我喝茶?”
“不光是请你喝茶,还请你吃饭。”陆谨行勾了勾唇,端着茶杯轻啜口,随后点了点头,“这茶不错,应该可以入你的口。”
陆靖川面色低沉,抿了口茶,笑道:“老三,有话你就说,用不着转弯抹角。”
顿了下,他沉下脸,道:“我今天在医院看到姜久了,是她通知你的?”
听到男人的话,陆谨行笑了声,“这件事与她无关。”
无关?陆靖川看眼面前的男人,见他脸色淡淡的,看不出什么起伏。虽然这句无关听似轻飘飘,可却含着保护欲。
“二哥,你直接把人带走,闹的这么大,不怕二嫂知道吗?”既然话都说开,那就索性挑明。
陆靖川敛下眉,捏着手中的茶杯,“你二嫂不会闹的,她也不会在乎。”
“就算二嫂不闹,不是还有方家吗?”
陆靖川蹙了蹙眉,脸色明显有些难看。
包厢门再度打开,服务生推着餐车进来。精致的铜锅摆在桌上,耗时许久的鸡汤锅底有种诱人的香气。
服务生将菜上齐,很快出去,重新关上包厢门。
陆谨行夹起一筷子蔬菜放入锅底,又瞥眼身边的男人,禁不住笑起来,“呵,我真的没想到,你也有这么沉不住气的一天。”
“你在看我笑话?”陆靖川沉下脸。
“没。”陆谨行摆摆手,但眼底多少还藏着揶揄,“我就是觉得挺新鲜,咱们陆家二少,也有抢人的一天。”
“陆谨行,你够了。”
眼见陆靖川脸色越来越黑,陆谨行也收起玩笑。他这位二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儿,玩笑不能过。原本别人的事情,他懒得管,可有关陆家,又事关陆靖川,他还是要适当提醒一下。
“既然当年分手了,那就不应该再纠缠。”陆谨行幽幽说了句。
陆靖川伸手揉了揉眉头,声音不自觉沉下去,“她有了我的孩子,生了个女儿。”
事情发生后,陆谨行已经让纪尘去查过,所以有关景初的事情,陆谨行也了解一些。他看眼身边的男人,犹豫片刻后,才开了口,“那个孩子,是你的吗?”
闻言,陆靖川眼底的神情瞬间变的阴霾。他眯了眯眼,望着陆谨行的眼神很冷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“字面的意思。”陆谨行没回避男人的凌厉目光,这件事既然他过问了,在陆靖川那里自然讨不到什么好,那就把话都说了。
这几年景初生活的十分低调,能够看出来她在刻意回避所有与陆家有关的圈子。如果景初真的有什么心思,也不会等这么久,而且人家真的是躲着陆靖川,压根没有想找他的意思。
陆靖川黑着脸,冷笑道:“老三,我看你是被那个女人洗脑了,是不是她说什么,你就相信什么?”
陆靖川口中的她,陆谨行自然明白是指谁。他抿了抿唇,道:“她什么也没说,是我让纪尘去查的。”
“既然我能查到,那你一定也能查到。”陆谨行言辞犀利,“如果这件事闹起来,对你或者对二嫂都不好,你最好考虑清楚。”
“你也在威胁我?”陆靖川脸色一变,声音冷下来。
“我们都姓陆,我威胁你干什么?”陆谨行薄唇勾了勾,“我只是提醒你,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。”
“谢谢你的提醒。”陆靖川没好气的哼了声,完全没有领情。
这顿饭到底没有吃成,陆谨行盯着陆靖川怒气冲冲离开的背影,好看的剑眉越蹙越紧。看他这幅模样,显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他真的没想到,有一天竟然也能看到他二哥不理智的样子。
傍晚,陆靖川回到家时,屋子里早已亮起灯。他换了鞋进去,远远就看到厨房中有道忙碌的身影。
“你回来了。”听到熟悉的脚步声,方舒笑着转过头,“去洗手吧,很快就能吃饭。”
陆靖川脱掉西装外套,转身走向洗手间,洗干净手回来。家里有佣人,但每天的晚饭,几乎都由方舒亲自下厨。
“今天我煲了鸡汤,你尝尝看。”方舒把碗筷摆好,又将一碗鸡汤放在男人面前。
陆靖川低头看了眼,随后拿起汤匙,尝了口,“嗯,很好。”
“很好吗?”方舒自己也尝了口,笑眯眯问他,“你没觉得,有点咸了吗?”
男人蹙了蹙眉,“还好吧,我觉得可以。”
“你的口味一直清淡,今天怎么变了?”方舒嘴角的笑容温柔,就连望向陆靖川的眼睛也特别明亮。
陆靖川看着她的脸,神情不禁有些恍惚。他比方舒大四岁,当年父母告诉他,他将要娶方家的小姐为妻时,他才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。
方舒的五官秀气甜美,不是特别精致的类型,但从小在豪门家庭,气质被教养的极好。举手投足间,尽显名门千金的优雅。
比如此刻,她坐在椅子里,身姿挺直,脚就放在自己的椅子下,不会随意伸直,手肘也不会靠近餐桌边缘。
他们结婚四年,陆靖川从没在她身上挑出什么错。而他们之间,也始终相敬如宾,从没吵过架。
哪怕女孩子的撒娇任性,方舒身上几乎也找不到。在陆靖川的意识中,他的妻子一直识大体,懂方寸,从来不会无理取闹,更不会给他惹麻烦。
“怎么了?”方舒见男人直勾勾看着她,笑着问了句。
陆靖川猛地回过神,一把拉起椅子,“我吃饱了,你慢慢吃。”
男人转身走向书房。
吃饱了吗?方舒看眼男人压根没有动过的餐盘,眼底微微掠过一丝异样。但她并没多说,依旧低头吃饭。
晚上十点多,方舒做完运动,洗过澡,发现陆靖川还在工作。她穿着睡衣下了楼,去厨房热了杯牛奶,直接端起书房。
书房的门没有关,方舒刚刚走到门前,就听到里面的手机响了。
男人接通电话,声音瞬间变的阴霾,“把人给我堵住,我马上就到。”
啪。
陆靖川拿起车钥匙出来,恰好看到站在门外的妻子。
“这么晚还要出去?”
“嗯。”陆靖川应了声,道:“有点急事需要处理,今晚可能回不来了,你睡吧,不要等我。”
方舒抬起头,眼底的笑容温柔,“好。”
陆靖川绕过方舒的肩膀,大步往外走。
很快,庭院中响起汽车发动的声音,方舒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车子开出别墅大门,眼底的神情沉寂下来。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
下一篇:写作业时在后面进入 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
上一篇: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; 晚上摸着小兔兔睡觉啊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