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作业时在后面进入 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

2021-10-29 16:52

放着不少东西,大包小包占据半个沙发。
“回来了。”江希笑眯眯抬起头,拿起茶几上的冰袋,笑道:“最爱的提拉米苏,我都没舍得吃,等你回来一起。”
姜久放下皮包,立刻去洗了手。回来时,江希已经把餐具摆好,坐在沙发里等她,“过来吃吧。”
“好。”姜久坐下,看眼江希的脸色,小心翼翼的问了句,“傅医生来过了吗?”
“来过了啊。”江希吃着甜品,满足的眯起眼睛,“我还去了趟商场,买了不少东西。对了,还给你买了条裙子。你不是要去参加慈善会吗,我特别给你选的。”
江希的神情如常,说话时眼神也很平静,完全看不出异样。可姜久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,“你们聊得怎么样?”
“我和他说清楚了。”
“说清楚什么?”
“分手。”
听到她的回答,姜久抿起唇,“你是不是太冲动了?想清楚了吗?”
“我决定了。”江希态度坚决。
姜久刚要开口,但江希已经站起身,拿起边上的购物袋,“我还要在你家住几天,不要嫌弃我烦。这些东西太乱了,我收拾一下。”
江希拎着衣袋转身上了楼,姜久看着她的背影,长长叹口气。
慈善会在周末晚上举行,姜久上午还在公司处理事情,吃过午饭才回到别墅。江希这几天都在家,每晚陪着姜久,两闺蜜倒是贴心话说不完。
江希午睡后起床,下楼时看到还坐在客厅看文件的姜久,立刻瞪大眼睛,“你怎么还在工作?”
姜久喝了口咖啡,看眼江希微微泛红的眼睛,眼底的神色沉了沉。江希这两天半夜经常哭醒,虽然强装坚强,却骗不了她。
“还有不少工作。”
江希几步走上前,拉起她的手腕,“马上要去参加慈善会,你还不梳洗打扮,时间都来不及了。”
姜久被她拽上楼,直接推进浴室。须臾,姜久洗好澡出来,又被江希一把拉到梳妆镜前坐下。
“来吧,选一件。”江希并列挂着几件晚礼服,件件都不便宜。
姜久本来没想这么隆重,打算简单走个过场,“江大小姐,我是去参加慈善会,需要这么奢侈吗?”
“必须的。”江希扬起下巴,轻哼声:“这个慈善会不是夏繁星邀请你去的吗?你当然要隆重,一定要比她美才可以。”
上次玉器店的事情,江希对夏繁星的印象极差。更何况,如今夏繁星还同陆家三少有纠缠,江希自动把她划分在绿茶那一栏中。
眼见姜久没回答,江希直接拿起其中一件礼服,道:“白色吧,你穿白色特别仙,绝对不是夏繁星可以比得上的。”
“为什么要和夏繁星比?”姜久笑着摇摇头。
江希把挑选的礼服平铺在床上,又打开化妆箱,开始选美妆,“为什么不比?她以为她背后有夏家撑腰了不起吗?”
“看她那副颐指气使的样子,我就生气!”江希素来对不喜欢的人没有好脸色。
打开化妆箱,江希挑选出适合姜久的色系,开始为她上妆。平时江希喜欢逛街,对化妆自然也有研究,虽不是专业,但手艺也很好。
“今晚你要美美的,气死他们!”
江希口中的他们,姜久已经明白。她什么话也没说,乖乖坐在椅子里,让江希发挥她的特长。她这几天心情不对,情绪难免起伏。
慈善会定在傍晚七点钟举行,五点多的时候,陆谨行还在办公室。娱乐城的项目即将开始,修改图纸后的跟进工作一点儿都不能疏忽。
扣扣扣——
秘书轻扣办公室门,语气恭敬道:“三少,夏小姐到了。”
男人坐在书桌后,应了声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“是。”
几分钟后,办公室大门再度打开。秘书将夏繁星带进来,随后便识相的离开。
顶层办公室宽敞明亮,宽大书桌后的男人聚精会神,似乎正在看什么东西,压根听到有人进来。
夏繁星站了站,见陆谨行还没抬头的意思,略显尴尬的轻咳了声,然后才开口,“谨行,我打扰你工作了吗?”
对面的男人这才抬起头,目光平静的看眼桌前的女子,淡淡说道:“你先坐一下,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。”
“嗯,时间来得及,你先忙。”夏繁星乖巧的应了声,立刻走到窗前的沙发里坐下。
不久,秘书送来果汁和茶点。
窗外夕阳渐落,晚霞的瑰丽荼蘼。夏繁星坐在沙发里欣赏了一会儿落日美景,很快又把目光转移到书桌后的男人身上。
陆谨行单手撑着下颌,另一只手在笔记本的触控板上轻缓滑动,微垂着眼睛看屏幕上的报表,神情冷淡。
可就是这幅冷漠又疏离的模样,令夏繁星更加心动。每次看到他,无论哪个角度,这个男人的脸都完美极了。
“还要五分钟。”男人突然抬起头,夏繁星吓了一跳,“没关系,你先忙吧。”
陆谨行关了电脑,拿起手机绕过书桌,看眼沙发里的人,道:“书桌第一个抽屉有领带,帮我拿出来。”
“好。”
男人几步走到另外一边去打电话。夏繁星从沙发里过来,拉开书桌第一个抽屉,很容易看到那条崭新的领带。
不过领带下面,还压着个黑色丝绒盒子。夏繁星取出领带,好奇的把下面的盒子打开,竟然看到一条耀眼的红宝石项链。
夏繁星瞪大眼睛,忍不住感叹。这条项链好美啊,颜色也是她喜欢的。可陆谨行的抽屉里为什么会有女人戴的项链?难道是送给她的吗?
如此想着,夏繁星不禁弯起唇,满心期待。
“找到了吗?”陆谨行打完电话,看到夏繁星站在书桌前没动。他几步走过去,看到被打开的黑色丝绒盒子,眼神沉了沉。
“是这条吧。”夏繁星扬起手中的领带。
陆谨行伸手接过领带,把丝绒盒子盖上,同时也把抽屉关上,“时间差不多了,走吧。”
男人拆开领带,边走边戴。夏繁星怔怔盯着被关上的书桌抽屉,心中才刚涌起的那份激动彻底被熄灭。
那条项链不是给她的?那又是给谁的?!傍晚,市中心一家俱乐部。
姜久到时候,俱乐部门前早已排满车阵。各种豪车齐聚,说明今晚前来参加慈善会的名门家族不在少数。
果然说到慈善,大家都不甘落后。
姜久一路走进大门,渐渐发现今晚不但豪门聚集,竟连影视圈也有不少人来参与。她远远看到姜然的身影由远及近,朝这边走过来。
“小久。”姜然一袭黑色长裙,落肩的设计,性感中尽显妩媚。她主演的戏杀青,影视公司最近力捧她,代言广告不少,还有两档综艺节目。
姜久不及躲闪,已经有记者举着相机对着她们一通猛拍。
面对闪光灯,姜然笑的一脸温柔,甚至姿态亲密的挽上姜久的手臂,两人并肩而立。
虽说如今姜久是霍家的千金,但与姜家却有深刻的联系。媒体非常喜欢从八卦中找话题,哪怕镜头前一个细微的表情也会被解读成各种故事。
为霍氏集团带来任何负面消息都不是好事,姜久自然也不会在这些记者们面前表露,给他们制造话题热搜。她同样笑意盈盈站在姜然身边,姐妹情深的画面尤其养眼。
有记者想要上前采访,姜久先一步转过身走进电梯,姜然也跟进去。
电梯门关上,姜久站在电梯一侧,同姜然拉开距离。她们这对姐妹以前不亲,如今更亲热不起来。
“小久,爸爸妈妈昨天还念叨你呢,什么时候有时间回家看看吧。”姜然语气温柔的开口。
姜久微微低着头,轻笑声,“念叨我什么?是不是家里又缺钱了?”
“这是什么话。”姜然嘴角的笑容沉了下,“爸妈对你有养育之恩,你可不要忘了!”
姜久嘴角的笑容越发讥讽,“如果我忘了,你能接到女主角的戏吗?姜家最近能混的风生水起吗?”
“你……”姜然被噎的说不出话。
电梯门叮一声打开,姜久转身出去,并没有同姜然多说什么。
姜然气哼哼出来,心里憋着气,但又不能发作。她今晚来这里,可不是为了和姜久斗气的。
大厅中灯火通明,觥筹交错。今晚慈善会的发起人是夏繁星,她早早到达会场,身边还有另外一道倍受瞩目的身影。
陆谨行出现的任何场合,总会第一时间成为全场焦点。此刻,他一身黑色西装,单手插兜站在人群中,哪怕缄默不语,也依旧吸引大众的视线。
“夏小姐,您建立儿童自闭症基金会这一善举,是不是有三少的鼓励与支持?”今晚慈善会现场邀请不少记者媒体,记者们此刻举着话筒围在夏繁星身边。
“谨行当然给我很多帮助,你们也都知道陆家多年从事慈善活动,今天因为我的一个小小想法,陆家也不遗余力的支持,我真的特别开心。”夏嫣然站在记者们中间,回答问题时满脸微笑。写作业时在后面进入  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
“外界有传闻说您是陆家内定的儿媳妇,请问您和三少现在是什么关系呢?”
记者们的提问直白,夏繁星下意识看眼不远处的男人,恰好看到他睇来的深邃眼神。
夏繁星抿了抿唇,终究还是不敢乱说,“你们也说那是外界传闻了,不能当真的呀!我和谨行是很谈得来的好朋友,你们可不要乱写哦!”
好朋友?
这三个字极其微妙,有多少夫妻就是从好朋友开始的。更何况,陆家有意与夏家联姻,圈子里早有传闻,而且夏家只有夏嫣然一个宝贝女儿,那未来陆家三少奶奶的位置不是她,还能有谁呢?!
那边记者们卖力采访,姜久隔着很远的距离看过去,男人那双锐利的眼眸恰好穿过人群,直直望向她。
姜久一怔,随后肩膀被人拍了下。她下意识转个头,看到宋少时站在她身后,“不是说一起进来吗?”
宋少时看到姜久今天的穿戴以及妆容,眼底划过一丝惊艳。她一直都很美,只是以前她不爱表露,今天特别修饰后,五官更加完美精致。
姜久干笑声,没有回答宋少时的问题。今天慈善会请来多家媒体记者,她要是与宋少时一起入场,明天肯定就能登上头条热搜。
似乎猜到姜久的顾虑,宋少时也没针对这个问题多纠缠。姜久同他聊了两句,再次转过头往前方看眼时,只看到被记者堵住采访的夏繁星。
刚刚还在那边的男人,此刻已经离开。
“二少,我们也要接受下记者们的采访吧。”姜然主动走过来,站在宋少时面前。
宋氏集团下个月又有新车型上市,姜然身为代言人,最近风头正劲。今晚虽是慈善会,但多少人都是借着这个名头为自己集团打广告。
宋少时看眼姜久,轻声道:“我先去一下,等会儿过来找你。”
姜然就站在他们身边,宋少时温柔如水的声音近在耳边,可惜却不是对她。
姜久笑了笑,示意他们先去忙正事,随后她转过身礼貌的走开。
“二少?”姜然见宋少时心不在焉,轻轻喊了声。
“过去吧。”宋少时回过神,大步走向前。姜然盯着他的背影,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握紧。
宋少时对于姜久的心思越来越明确,姜然不能再等下去。虽说林音之前那招奉子成婚没有成功,可她不一样啊!宋夫人对她极为喜欢认可,只要她和宋少时发生点什么,肯定能如愿嫁入宋家!
慈善会很快就要开始,姜久从一众豪门千金的圈子里退出来,终于长长松口气。
今晚慈善会的主题是帮助自闭症的儿童,姜久不禁想起木木。最近工作太忙,她没时间去福利院,立刻给木木打了个电话。
“妈妈。”电话那端,木木稍显老成的声音传来。
姜久嘴角微弯,柔声道:“木木,妈妈最近工作太忙了,没有时间去看你。”
隔着话筒,姜久可以想象出木木那张酷酷的小脸。福利院的老师说木木最近很乖,学习成绩也有优秀。
须臾,姜久挂断电话。虽然木木没有明说,但姜久听出他语气中的失落。
忙完这几天,她要抽空去看看木木。
姜久从窗前转过身,经过露台时看到站在护栏前的男人。男人听到脚步声也回过身,四目相对时,陆谨行眼神沉了下。
砰!
远方一声巨响,烟花骤然绽放,璀璨整片夜空。姜久倏然抬起头,瞬间想起那天在海边,他为她燃放的那场烟火。
夜幕中,艳丽的烟花交相辉映。陆谨行眯了眯眼,在一片绚烂光影里,看到姜久黑亮的眸子里倒映着他的身影。
眼前有什么画面闪过,陆谨行抿起唇,朝她走过去。砰!
又一片烟花腾起,将夜空点亮如白昼。陆谨行迈开大步,径直朝着前方的女子走过去。
当烟花在寂静的夜空绽放时,姜久的思绪有片刻空白。等她回过神时,前方的男人已经越走越近。
心脏的位置无法控制的激烈跳动,姜久甚至能听到心跳声就在耳边。她很想转身离开,但偏偏双脚不听使唤,硬是杵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“谨行!”
斜侧里一道倩影突然上前,夏繁星含笑走到男人身边,道:“烟花是不是很美?这可是我特别安排的。”
特别安排的?
陆谨行脚步停下来,被夏繁星挡住去路。他蹙了蹙眉,等他再次抬起头往前看过去时,刚刚还在的那抹身影已经消失。
男人脸色一沉,转头看向四周,来往客人很多,唯独不见姜久的身影。
“慈善会马上开始了,我们过去吧。”夏繁星见他眼神不对劲,红唇不禁抿起来。方才她过来时,看到姜久就在不远处,而陆谨行显然是朝着她的方向走近。
须臾,陆谨行沉下脸,转身走向宴会厅。夏繁星跟在他的身边,两人一起过去。
慈善会准时开始,夏繁星一袭金色长裙,风姿卓越的走上高台。这次的关爱儿童自闭症爱心捐助发起人是她,整个慈善会策划自然也是她。
话筒前,夏繁星专业且权威的讲述起近年来自闭症患者越来越趋向低龄化,她从心理医生的专业角度讲述自闭症为人们生活所带来的障碍。台下众人全部屏气凝神,认真听着她的讲解,时不时有人发出惊叹,也有人认同的鼓掌。
姜久站在人群中,看着站在高台中央的夏繁星,那一刻能够看到她周身散发出来的耀眼光芒。
哗啦!
全场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,姜久回过神,心中不禁划过一丝冷笑。这就是今晚夏繁星的目的?
现场捐赠环节,由发起人夏繁星开始。她本人捐款五百万,为慈善会开个好头,紧接着陆谨行代表陆氏集团捐赠,数目等同。其他集团见此,纷纷也慷慨解囊,但又不敢超越陆家的捐赠数目,识相的不敢出风头。
姜久代表霍氏集团捐款,所捐数目正常。她今晚出席原本也不想出风头,只想帮助那些自闭症儿童而已。
今晚所捐善款,将有爱心慈善会与夏繁星共同监管,未来使用善款的名目也会定期公布,有大家一起监督。捐款后,慈善晚会进入尾声,剩下的环节大家自娱自乐,宴会厅内响起音乐,一首开场动感极强的音乐声,瞬间嗨翻气氛。
男人们凑在一起喝酒聊天谈公事,女人们凑在一起谈美容保养。今晚娱乐圈不少明星也在,各种八卦话题肯定少不了。姜久对于这种氛围不喜欢,她看了看周围,没有找到宋少时的身影。
刚才捐款的时候,好像也没看到他。
姜久回忆了下,似乎从记者采访结束后,宋少时就没怎么出现过。这男人难道提前走了吗?可他刚刚还说有事要谈,怎么人不见了呢?
宴会厅中的音乐声太闹,姜久转身往外走,打算出去透透气。她穿过大厅,走到露台的位置,轻轻抬起头,望向夜空。
此刻,夜空中一片幽静。刚刚那场绚丽的烟花,早已落幕。姜久盯着夜空中的某个方向,眼神渐渐暗淡下来。
新年时,海边的那一场浪漫烟火,曾经令姜久以为,她已经找到那个对的人。那一晚,她坐在海边的沙滩上,望着满天的绚烂,虔诚的许下愿望。
原来她以为的幸福,终究还是如同那场烟火,在盛放过后,一点点燃烧殆尽,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姜久勾了勾唇,说不出是难过还是叹息。只是那一场烟火,虽然消失,但在她心底,还是无法避免的留下深深地印记。
可想到刚刚陆谨行的那个淡漠眼神,姜久又浅笑声。他应该也忘记了吧?呵,所有他们的过往,他都选择遗忘。
咚!
露台深处的阴暗角落,传来一阵窸窣的动静,好像有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。姜久被这动静吓了一跳,脸色微变,“谁?”
大厅中的灯光照不到深处,姜久盯着那边看了看,并没看到什么。这会儿露台只有她一个人,因为那阵动静,她顿时感觉有些害怕。
姜久不想继续呆在这里,转过身准备回到大厅。可就在她转过身的那刻,只感觉手腕一紧,随后她整个人便被拉入那片黑暗中。
啊!
姜久本能的叫了声,但嘴巴被一只手捂住,呼喊声尽数被堵住。她下意识开始挣扎,手脚并用的踢踹。
“久久,是我。”
耳边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,姜久挣扎的动作瞬间停下,她一把拉开捂在嘴上的那只手。
露台深处光线昏暗,姜久瞪大眼睛,这才渐渐看清面前的男人,“宋少时,你怎么在这里?”
面前的男人呼吸急促,身体发烫。姜久很快觉察到他的不对劲,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,又被男人伸手拥入怀里。
姜久意识到不好,双手用力推抵,可宋少时手劲很大,肌肉结实,她的那点力气,根本不可能把他推开。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
下一篇:邻居新婚少妇真紧 艳妇系列短篇500目录
上一篇: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把腿开大点惩罚鞭打调教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