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啊…啊好涨第一 大炕上翁熄粗大交换刘雪

2022-01-09 16:04

 卧室里。

  萧娆站在窗前,她纤手拂着窗帘,桃花眸看着窗外的花园绿地。

  【娆姐,出手是什么意思?】

  9527疑声,【你要做什么啊?】

  【呵呵,做什么~~小9,你不会忘了霍云霆是怎么输?怎么死的吧!】萧娆浅声,眉眼淡漠。

  她眼神示意9527看窗外。

  【那是什么?】

  9527懵懂飘向前。

  【那个间谍啊!原身那世,糊弄霍云霆和萧宛晴,安窃听器,偷走情报的那个家伙,她来了呢!】

  萧娆似笑非笑。

  她美目凝向花园,那里,霍七姑娘正在秋千上,她身后,一个穿着老式袄裙的女子正推着她。

  两人谈笑风生的。

  【那,那是间谍?】9527惊声,【我记得,那明明是个女老师啊,她最先接触的是萧宛晴,怎么混到霍七身边了?】

  【萧宛晴被赶出少帅府了嘛,间谍接触她做什么呢?要她的友谊吗?人家要的是情报啊。】

  萧娆嗤笑嘲弄,【小9,萧宛晴自认进步学生,风花雪月,接触她,最快最方便的,自然是老师身份,跟她有共同语言,心灵相通,但如今嘛……】

  【人家明显改变策略,霍七是老派女子,没上过学,念的私塾,所以,就弄个守旧派的身份来见接近她~~】

  【我记得,她是用私塾先生的远房侄女来结交霍七的,有段时日了,今次,是她第一回登门入室。】

  【这……】9527瞪大眼睛,【娆姐,她在少帅府安窃听器了吗?】

  【安了吗?安了吗?】

  她声急。

  【没!】萧娆浅笑,【我都说了,她是第一回登门,哪会那么鲁莽啊?】

  【哦,吓我一大跳!】

  9527闻言,大大松了口气,复又问,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】

  【这个嘛~~】

  萧娆顿声,桃花眸里浮出淡漠的笑意,她朱唇微启,漫不经心的道了句,【斩草除根喽。】

  ——

  那位间谍女士在少帅府里待了一下午。

  霍七姑娘把她介绍给家里所有人,称她做‘朱大姑娘~~’

  萧娆对她的态度很友善,笑吟吟的叫她多来玩儿。

  名为‘朱大姑娘’,实则敌寇间谍的朱雅绘松了心神,她谈笑风生,巧舌如簧的讨好霍家所有人。

  她把二姨太奉承的前仰后合,哈哈大笑。

  朱雅绘离开时,二姨太甚至把她送出院子。

  她坐上黄包车,一路来到北地城里偏远小巷,沉默下车,脚步匆匆……

  萧娆带人远远坠在她身后。

  她看着朱雅绘走进一座简陋四合院,‘嗄吱’一声关上院门。

  “行动吧。”

  她突地下令。

  嗓音冷冽淡漠。

  “是,太太。”

  李副官恭敬沉声,崇拜看着自家太太。

  虽则,他们军中一直有情报部门,但防的却都是军中事物,七姑娘结交的私塾朋友什么的,从来不在他们管辖的范围内。

  若不是太太提醒,他们可能真就大意了。

  “你们,都跟我来!”

  他断声,招呼警卫员们,小心翼翼的翻墙进了四合院。

  许久……

  一串儿人,包括朱雅绘在内,都被蒙头摁手,从后门被押出去,带回军部审理了。

  “剩下的事,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  萧娆扬眉,浅笑吩咐。

  “太太放心。”

  李副官连忙领命,押解着那一窝儿间谍离开了。

  萧娆站在小巷尽头,静立片刻,突地……

  “你已经看了很久,出来吧。”

  她侧过头,目光停留在巷尾,一株三人合抱的杨树上,淡淡出声。

  巷子里。

  一片寂静。

  许久……

  杨树后响起轻浅的呼吸声,几不可闻的脚步响起,一个人影怯生生的从树后探出脑袋。

  萧娆的目光落到她身上,淡淡出声,“耿二姑娘,好久不见了。”

  “少,少帅夫人。”

  人影小声,慢吞吞从树后走出,福身对她行了个礼。

  那是耿玉莹。

  那个被萧宛晴做假证的舞女耿玉环的亲妹妹。

  自那事了结后,她和耿老娘不曾离开北地城,萧娆偶尔关注她,知晓她们租住梨花巷的小院子里。

  跟楚治一块。

  此回,间谍选择的落脚点,同是梨花巷,萧娆就想过,可能会遇到她。

  如今……

  果然碰见了。

  “我听说,近来耿二姑娘过的不好,你‘男朋友’,呵呵,被我那个妹妹给撬了?”

  她淡声说。

  语气非常的轻松。

  但耿玉莹的小脸儿,瞬间就白了,双手无措的揪着衣摆,呼吸声粗重,“少,少帅夫人,我,我……”

  “我跟楚哥不是男女朋友,我们就是认识而已。”

  她呢声,表情挣扎、无措、恐惧、愤恨,真真复杂极了。

  耿家姐妹和楚治,算是老相识了,她们初来北地城时,无亲无靠,借住在‘天使孤儿院’里。

  楚治,是那里最大的孤儿。

  后来局势混乱,生活不易,他们各自投奔活路。

  耿玉环当上舞女,楚治则仗着脸好,从小偷小骗,发展成专业‘小白脸儿’。

  他做女人生意,养活‘天使孤儿院’的老小们,这也是霍云霆要捐款证明时,他马上就能拿出来的原因。

  孤儿院就是他养着的。

  他当然拿得出。

  而且,他从不做良家‘买卖’,当拆白党当的挺有原则,萧宛晴那一桩,是他生平头一回接受的……

  勾引良家妇女。

  “楚治喜欢我姐姐,他是替我姐姐报仇的。”

  耿玉莹小声,眼泪打着转儿,她深深看着萧娆,“少帅太太,楚哥说了,找他整治萧宛晴的人是您。”

  “您不喜欢她是吧?讨厌她是吧?我听楚哥说,萧宛晴到现在,都天天跟他显摆,少帅爱她爱的入骨,她对少帅不屑一顾,少帅娶您,就是拿您当她的替代品,她那样忘恩负义,丝毫不顾及您养她育她的心血~”

  “那个白眼狼,您恨她是吧?”

  她小声。

  恐惧和激动让她浑身发抖。

  “恨不恨的,你待如何呢?”

  萧娆缓缓轻挑柳叶细眉,似笑非笑的问。

  “我想帮您。”耿玉莹脱口而出,旋即又猛的摇头,“不不,夫人,是,是我想请求您!”

  “求求您让我报仇吧,夫人,我求您了,求您冷眼旁观。”

  “求您,不要插手!”

  她泣声。

  猛地跪了下来。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
下一篇:性奴老师跪下把腿张开 乳刑607室的性奴
上一篇:他凶猛的撞着 啊爸爸你的怎么又变大了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