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奴老师跪下把腿张开 乳刑607室的性奴

2022-01-09 16:11

  有神鹰在前冲锋,守土身上的压力要小不少。纵使一支支穿云箭飞来,尽皆被神鹰羽翼一扇,尽数倒飞了出去。

  “神鹰,你去对付那红甲执事,我将城墙之上的叛徒尽数斩杀。”守土在神鹰羽翼之上拍了拍,脚下猛然一踏,从神鹰背后跃出。

  刚跃至城墙墙头上,几枚银针飞至。

  “好险,好险……”

  守土将灵气从眉宇之间释放而出,凝出了一面灵盾,将银针尽数拦在了眉宇前半寸许。

  守土避开了红甲执事攻击,可不代表神鹰能够避开红甲执事袭杀。

  银针入体,扰乱了神鹰体内气血,引得神鹰发出了一声声嘶吼。

  壮硕的身子重重砸在了城墙之上,砸出了一个大口子,死死卡在了口子中间。

  “红甲贼人,拿命来……”守土看了一眼下方的神鹰,心底怒火如秋日野原起了火一般席卷开来,厉声大喝。

  手中神龙刀猛力一挥,率先将红甲执事胸膛来了一刀。

  一刀打出,发出了诡异的声音。从声音可以判断,绝非寻常甲胄可以发出的声响,但究竟有何不同,又无从得知。

  “好霸道的火焰……”守土稳稳落地,神龙刀刚收回准备蓄力,猛然被一簇焰火迎面扑来。

  情急之下,守土一个后仰避开攻击,手中神龙刀甩了出去,试图再破一次那红甲。

  咔嚓!

  神龙刀刀鞘碎裂,刀身之上现出一抹寒芒。只见那红甲执事毫无畏惧之色,右手朝着神龙刀拾了过去。

  守土一个滑铲攻了过去,一脚踢飞神龙刀,一通霸王拳落在了红甲执事甲胄之上。

  拳拳到位,灵气更是掌控得炉火纯青。这般攻击之下,红甲甲胄之上生出了一丝裂痕。

  “缘来如此,我懂了。”目光从甲胄之上的那裂痕处移开,又是一通拳头砸了上去,眉眼之间尽显兴奋之色。

  “哪里跑?”看到那红甲执事从城墙之上跃下,守土将神龙刀拾起,厉声大喝:“林蟒首领,拦下那红甲执事,别让它跑了。”

  然而,遁逃而走的红甲贼人不仅避开了林蟒二人的阻拦,还发出了一道攻击,攻击稳稳落在神鹰要害之处。

  神鹰受了伤,守土放弃了追击。

  “霍水姑娘,替我在这里看着点守土兄弟。切莫出城,我怀疑红甲贼人只是一个开始。”林蟒看了一眼千米之外越来越小的红点,将目光收回,出声说道。

  “我让它还没开始,就给我结束。”守土双拳紧握,看着伤势极重的神鹰,恶狠狠地低声说道。

  直到霍水姑娘右手一把将麒麟臂握住,守土内心的狂暴方才陷入沉寂之中。霍水运转体内灵气,通过灵气过渡,将守土体内的狂暴灵气尽数压制、灭杀。

  “守土兄弟,现在好点了?”

  “多谢霍水姑娘,没想到我差点着了那红甲贼人的道,真是大意不得。”守土回忆着方才的战斗,眸子之中掠过一丝坚定之色,自信十足地说道:“那甲胄加成很到位,不仅可以防御还能做到突刺。”

  “红甲本就强悍,方才林蟒首领意识到了事情的棘手,故而没有动身去阻拦那家伙遁逃。”

  “不对啊,它那么强,为何要遁逃?除非甲胄亡,它也要魂飞魄散。”守土微闭双目,缓缓回忆着许久前从一古卷上看到的一段记载,出声惊呼道:“红甲贼人是那苗疆派来的。”

  苗疆一脉!

  霍水姑娘闻言,猛然一惊,旋即俯身看了一眼神鹰的伤口,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:“没错,这便是九幽红甲。”

  ……

  城外,密林深处

  谷/span红甲贼人立于密林之中,甲胄之上依旧有着赤色力量渗透而出。

  “天斩,你任务完成得不错。下去休息吧……”人甲六打量着归来的麾下,转身指了指身后的山洞,出声说道。

  红甲贼人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,眸子之中没有一丝波澜,缓缓进入了山洞之中。

  “洛北川大人,你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,何时给我解药?”

  “人甲六兄弟,解药便是天下众生的眼泪。你只需要获得至真至诚之人的泪水,便可破了那蛊。”

  “这么简单?”人甲六神色之中一片狐疑,整个人都不淡定了,出声说道。

  “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  洛北川袖袍一甩,离开了密林,独留人甲六在风中凌乱。

  自己忙活了这么久,事情竟然这般简单直接,着实有一种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感觉。

  “你不仁别怪我不意。”

  人甲六凝视着夕阳西下的天边,转身进入了山洞之中。

  ……

  青云城,周小凯府邸

  林蟒已然来到了凉亭石阶下,躬身抱拳,出声说道:“周城主,听闻天水湖下有苍天青龙,不知是真是假?”

  “传闻苍天青龙被四头北海神蛟守护,那四头北海神蛟力量强悍得很。近几日吞噬府中侍女的蛟龙极有可能便是北海神蛟。”周小凯指了指湖水,右手缓缓抬起,猛力一挥,将一颗颗石子打入湖下。

  有了灵气加持,石子冲破湖水阻拦,直接落在了蛟龙身上。

  原本蛟龙还在歇息,休养生息。冷不丁被石子扰了清梦,发出了一声声怒吼,引得湖面之上生起了一圈圈漩涡。

  “林蟒兄弟,那蛟龙就要出来了。”

  “周城主,尽管放心。既然我林蟒在此,定一枪破了蛟龙防。”林蟒摆好了进攻的架势,左手紧握做拳,右手执碧血丹心枪。

  蛟龙破水而出,喷出了一段水柱。

  水柱打在了林蟒身上,直接将其击退了四五步,整个人成了一只落汤鸡。

  “林蟒,还可以战斗?”

  “无妨,不过是蛟龙的寻常手段而已。我自带免疫蛟龙的水攻,只是要速战速决有点困难了。”林蟒抖落身上的水珠,一脸吃力地将碧血丹心枪握在手中。

  要知道蛟龙最擅长的便是以若水将对手的行动力牵制,然后以异兽霸道的攻击力打到对方命陨当场为止。

  蛟龙俯冲而来,双爪之上凝聚着灵气,攻击力提升了十倍不止。

  利爪重重拍在了碧血丹心枪之上,引得枪身震动不已,震得林蟒虎口生疼。

  “受死吧?”

  蛟龙试探性地进攻了四五次后,攻击力全开,发出了一声嘶吼。

  “就是现在,斩蛟龙。”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
下一篇:开裆裤羞辱调教高H绳子 日本无码SM凌虐强制M字开腿
上一篇:公啊…啊好涨第一 大炕上翁熄粗大交换刘雪
返回顶部小火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