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裆裤羞辱调教高H绳子 日本无码SM凌虐强制M字开腿

2022-01-09 16:17

 等杨一斌回到四季酒店时,已经是晚上接近9点钟了。

  金智秀并没有回自己的住所,还在等他回来。

  这么说好像也不太正确。

  杨一斌跟她打电话说自己回来了,她开心地跑出来给他开门。

  虽然只分开了几个小时,金智秀就觉得好像分开很久了——

  “欧巴,我感觉你都快离开一个世纪了,太可怕了,我心里已经演完了一部200集的人生爱情剧。”

  这丫头的脑补能力也是超强,电视连续剧怕也演不了这么快吧。

  金智秀嘴巴撅的能挂油瓶,这时候不能讲道理,得以吻服人。

  两人很快就跟连体人一样又抱在了一起。

  “欧巴,抱我回去。”论撒娇,这姑娘绝对牛皮。

  杨一斌把她拦腰抱起,这姑娘身高161,体重45公斤,很轻,而且她身材好,抱着很舒服。

  直到抱起来,才发觉这姑娘没有穿鞋,是赤着脚跑过来给他开门的。

  此刻,她的一双白嫩秀气的小脚,因为被抱起来而不由地弓着,蜷缩在一起,脚背很漂亮,脚趾的指甲像一颗颗的小豌豆,看起来就让人想去抚摸。

  “怎么不穿鞋?”杨一斌问她。

  “恩,在家时喜欢赤着脚,习惯了,在这里没注意就这样了。”这姑娘私下里活的挺真实,没有多少偶像包袱,从来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。

  如果是日常生活,她都是不怎么化妆,或者简单化个淡妆。

  就这点来说,她挺被粉丝所喜爱的。

  好吧,这样也挺好,杨一斌也方便自己做个足控。

  他伸手去摸她的脚,金智秀小脚摆动个不停,笑嘻嘻地不让他碰到。

  “欧巴原来是个色狼,哈哈,”她又开始编起了童谣,“欧巴是个大色狼,想摸我的小脚脚,可是我不让……”

  行了,本来是个隐蔽的事,现在你一唱,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。

  杨一斌笑着把她放到沙发上,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她的一只脚,施展拳头按摩战术,用指关节按摩她的脚心位置。

  金智秀笑的上气不接下气,整个人都缩成一团,挣扎着想把脚从手里摆脱出来。

  风清月莹,天然标韵,自是闺房之秀。

  曾到东风最上头,低云阁雨接溪流。只应缟袂闺房秀,尚带天香汗漫游。

  这是闺中乐事,从某种意义上也能促进两人之间的情感紧密度。

 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,之后便一起趴在沙发上玩游戏。

  金智秀喜欢玩一款名叫乞丐养成的游戏,此刻带着自豪的心情教杨一斌里面好玩的地方。

  这是一类模拟人生类的游戏,主角是一名乞丐,玩家要做的就是让乞丐从零开始,一步步从解决温饱,到赚钱,到投资,再到收集各种有用的东西,最终目的就是把乞丐培养成成功人士。

  恩,活脱脱的一部《都市亿万富翁养成之从做乞丐开始》这样的都市爽文风,游戏标榜的“活下去不是目的,活出精彩才是人生”,正是这种屌丝逆袭文风的真实写照。

  这姑娘要是生在华国,肯定是女频都市爽文的铁杆读者。

  只能说全世界yy的梦想都是相似的,无非就是翻版的上流社会的爱情、财富、成功三要素之米国梦。

  这姑娘一玩起来就入迷,躺在沙发上,蹙着小眉毛在那里按着手机。

  杨一斌问她:

  “智秀,你要不要泡澡?要的话我给你放水?”

  “要,我马上就来。”

  杨一斌听信了她的话,帮她把浴缸放满了热水,提醒她去洗澡。

  她满嘴答应着,一动不动。

  杨一斌前前后后提醒了三次,姑娘才抱着手机进了卫生间。

  “水是凉的,老公,老公,水是凉的。”

  她满脸委屈地从主卧卫生间出来。

  可不是嘛,水都放好半小时肯定凉了。

  杨一斌叹了口气,又给她重新放好。

  她这才抱着手机进了卫生间。

  等了有20分钟,金智秀又在卫生间叫他。

  杨一斌进去,发现姑娘继续躺在浴缸中,举着手机玩游戏。

  见他进来,便跟他说:

  “老公,我想穿你的T恤,或衬衫。”

  “为啥?”

  “觉得好看。”

  这理由很强大,行,你赢了。

  杨一斌在这里没有T恤,不过衬衫倒是有几件。

  他把其中一件竖纹格子的浅色衬衫拿给金智秀。

  如果两人相处更久,这姑娘能让他替自己擦干水痕,不过现在嘛,她还是短暂放下了游戏,收拾一番才出来。

  杨一斌的衬衫显然大了不少,以至于衬衫直接遮到了大腿位置。

  而且也显得有点肥,穿在她身上咣咣当当的。

  不过金智秀显然很喜欢这样打扮,因为感觉穿着随意,没有太多约束,比较自由。

  “老公,我洗完了,我先躺着了。”她很快就躺在床上,继续她未竞的游戏大业。

  感觉智秀有点像长不大的孩子,多少需要他多操心。

  “智秀,你要吃宵夜吗?”

  “要,我要吃炸酱面和炸鸡,谢谢老公。”

  这么吃的话,是不是容易发胖?

  杨一斌也没多想,很快就打电话让酒店服务人员送上来一份丰盛的宵夜。

  好家伙,等东西送上来后。

  杨一斌第一次体会到喂饭的“乐趣”。

  “老公,我要吃那个年糕。”智秀靠在床头上,嘴里只要有食物,她的眼睛就粘在手机的游戏上。

  杨一斌故意把一份烤肠喂给她,问道:

  “智秀,年糕好吃吗?”

  智秀漫不经心地吃着,连声说好吃。

  这傻妮子,大概都食不知味了。

  杨一斌又喂了一个虾饺,继续问道:

  “鱼糕好不好吃?”

  “嗯嗯,鱼糕好吃。”

  “炸茄子好不好吃?”

  “……好吃。”

  不过等智秀吃好了,拒绝接受投喂之后,才说道:

  “老公,我要吃年糕,你给我吃烤肠,我要吃鱼糕,你给我吃虾饺,这样真的好吗?”

  ……

  感情你都知道。

  杨一斌问她:

  “那你都知道,怎么不拆穿我啊?”

  “不能拆穿,拆穿了就没有人喂饭了,嘻嘻,谢谢老公。”

  一直以为智秀是傻瓜,没想到傻瓜竟是我自己。

  智秀把游戏打到一个关口,总算是想起关心他来了——

  “老公,你想吃什么?我喂你。”

  杨一斌把她抱在怀里,低声在她耳边说:

  “我想吃你……”

  智秀开心地直晃脑袋,嘻嘻笑道:

  “那老公不能因为我暴露了本性而嫌弃我,好不好?以后还要这样宠我好不好?”

  “好!”

  这幼稚鬼马上就把被子拉过来,把两人都盖住,笑着说:

  “那老公咱们玩捉迷藏。”

  不知道这捉迷藏是怎么玩的,咱也没玩过,咱也不敢猜。

  总之没过一会儿,便听到智秀很温柔地说道:

  “老公,嗯~,qing点……”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
下一篇:儿子性侵母亲 儿子上我了我该怎么办问
上一篇:性奴老师跪下把腿张开 乳刑607室的性奴
返回顶部小火箭